Y-侏罗纪小面条

可能是个尸系文手……

[ST][AOS][Spirk]Bones今天也很暴躁

短 一发完
星联学院 全员欢脱 ooc恐有 老母鸡Bones有
算愚人节贺文?(划掉



>>>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一个风平浪静的礼拜六,Mccoy在宿舍里正在认真的盯着自己的PPAD,而我们的主角James·马上就要无聊致死·Kirk在一边的床上百无聊赖的躺着,一会儿把被子卷成卷,一会儿又整个踢下床去,翻来覆去的不断弄出动静,时不时的还要发出一点怪声。


“Jim,你要是需要交配了学校门口的酒吧会一直在……所以你能停止制造怪声了吗?”Mccoy终于说道,语气十分和善,至少他这么认为,和善的简直像个刚收到一个亿的信用点慈善捐赠的老人。



“Bones——!”Jim在床上蹬了两下腿,“你在看什么?”


“学校论坛上的帖子,”Mccoy撇了撇嘴,“新来的那个瓦肯大地精居然在学校附近新开的日本料理店里当服务员!你能想象他那副冷血的样子对客人能造成多大的惊吓吗……”



Jim听到瓦肯大地精时就已经开始走神了,完全错过了Bones后面激动的演说。他舔了舔嘴唇,那个新来的瓦肯交换生他倒是有印象——毕竟他的锅盖头和尖耳朵是那么引人注目——还有那齐的不可思议的刘海下的巧克力色眼睛,高挺的鼻梁和瘦削的脸颊。Jim忍不住在心里描绘起那个瓦肯人英俊的脸庞,他得承认那家伙即使在那样的发型修饰下仍然帅的没边了。


“Jim??”Mccoy突然提高了声调,“damn it?你还在听吗??”他看起来好像是注意到了Jim明显出神的双眼,下一秒就拿起桌上放的三录仪和注射器准备冲到Jim面前。



“No!No!No!Bones!”Jim惊叫道,为了躲避Bones天杀的注射器赶紧从床上翻了过去,差点掉下床铺,“我没事!他么的完全没事!”



Mccoy奇异的打量了他两下,将信将疑的放下了三录仪和注射器。


“——我只是,”Jim从床上坐起来,眨了眨眼,“——突然有点想吃日本料理了而已。”


“Jim…………”Mccoy闭上眼强压着自己的怒气,心里默念要冷静三遍,然后那个瓦肯大地精的脸就窜进了他的脑海里,“你想把脸贴到那个绿血妖精的屁股上就直接去约他好吗?无论用你什么泡妞的技巧,为什么要他妈的拉着我去见那个大地精?”


Bones又一次爆炸了,Jim在心里小小声的wow了一下,然后定在那里用他的狗狗眼盯着Bones:“Please?”


他知道每次他这么做都会奏效的——因为Bones就是该死的受不了他这一招,然后他的老母鸡属性就会暴露无遗,虽然每次这时候他都会叫喊着什么自己是个医生不是什么僚机或者其他的一些东西,但他总会同意的。


果不其然,坚持了一会儿之后Bones就先败下阵来,Mccoy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和善,要友好,不是总叫来叫去的像个老母鸡:“Fine!但是答应我不要当着我的面把你的脸贴到那家伙的屁股上,我还不想瞎!”


“Oh!Bones你最好了!”Jim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兴奋的从床上蹦了起来,三下五除二的套上衣服,“我们现在就走!”



“看在上帝的份上Jim!这才1630!哪家餐厅会开门那么早?”


“Come on——Bones!”Jim拖着长音,“反正你现在也没事干!”



Mccoy摇了摇头,皱着眉头,跟在“笑的灿烂的像个急需交配的高中女生”一样的Jim身后阴郁的走出了宿舍。



至少外面的天气不错,不冷也不热,根据学校帖子上的信息,那家料理店应该就在学校附近——在走了大概十分钟之后,Jim几乎兴奋的哼起了小曲——Mccoy还是一脸阴郁,只是眉头没锁的那么紧了。


“Bones!”Jim突然说,“你为啥那么讨厌那个瓦肯人?你甚至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首先,他叫Spock,其次,我就是讨厌那个冷血的大地精——要不是我上次在楼道拐角差点撞到他的时候他态度那么差,我也不会那么——”



“——等等,”Jim几乎笑出了声,“在楼道拐角撞到!?Bones!哈哈哈哈哈!”这会儿他大笑了出来。
“What?!”Mccoy觉得自己很快要在马路上暴走了。
“没想到你是这么幼稚的人…哈哈哈哈哈!”Jim几乎快笑弯了腰。


“Damn it Jim!”Mccoy还是没忍住自己骂了出来,“你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态度,换作你也会受不了的!再说了,他平时那个高高在上看人类像在看低智能生物的眼神也很让人不爽!”



“人类对于瓦肯人来说本来智力就低嘛。”Jim忍不住想起了那个瓦肯——Spock在课堂上认真听讲时端正的背影,然后无意识的勾起了嘴角。


“所以你现在跟他一个阵营了?”Mccoy快要跳起来了,“见色忘义说的就是你!”


“但是他确实很帅啊,即使是在整个学院,还有哪个人能顶着那样的头型还泰然自若的帅的要命啊!”


“我要吐了!”Mccoy喊道,“别把你那些恶心的句子在我面前说出来!”



Jim耸了耸肩:“他很可爱。”然后无视了Bones在旁边的一阵干呕,继续哼起刚才的小曲儿。



Spock觉得今天很不平常。


他当初决定来这家新开的日本料理店打工是听从了母亲的建议——他需要多与人类接触,观察人类的日常行为并从中学习模仿。而这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对他日后在星联学院的学习起到帮助的作用,基于此Spock认为这个建议这是十分符合逻辑的,所以他同意了。


但现在看来人类真是一种十分不符合逻辑的生物:


Spock用他的三倍听力听到了门口的动静,然后他拉开了木质的日式门板,一片沙金色闯进了他的视线,接着他对上了那头金发的主人闪着镭射线一样极美亮光的湛蓝色双瞳,里面充满了神采。那下面是他的嘴唇,肉粉色的舌头在上面刷过留下一片晶莹。


Spock几乎愣了那么一瞬间,然后迅速恢复了他冷静的常态,长时间盯着客人的眼睛和嘴唇是十分不符合逻辑的,他告诫自己道,即使那对他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在带领那位蓝眼睛先生(——Spock在金发先生和蓝眼睛先生中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了更使他个体显得独特的蓝眼睛,Spock对这个称呼十分满意)和他的同伴(——一个有点骂骂咧咧明显缺少理性约束的男性)坐在靠窗的座位后,Spock回到了他选择的位于吧台旁能兼顾整个餐厅的最佳地点站定。


五分钟后,Spock决定走到蓝眼睛先生那桌去询问是否需要帮助,介于那位先生在刚刚过去的五分钟内瞟向Spock的次数高达26次,并且在Spock无意听取的情况下,他的三倍听力使他听到了所有蓝眼睛先生对他屁股的评价和那位暴躁先生的干呕声。就算蓝眼睛先生不需要帮助,他也不能让暴躁先生一直在那里干呕,那将是不符合逻辑的。


Spock希望自己的耳尖没有变绿,并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希望,然后在蓝眼睛先生第27次瞥向他的时候对上了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并走了过去。



Jim感觉自己的心跳在砰砰砰砰的加强,而且他无法将视线从那个火辣的瓦肯人脸上移开,那感觉真是糟透了的美好,Jim的余光仍能看到Bones一脸毫不掩饰的嫌弃,但他还是继续保持着这个姿态直到瓦肯人走到他们桌前。



“有什么我可以帮助的吗?”瓦肯人开口了,Mccoy强忍着自己没有说出你不在这里就是帮了大忙了,然后Jim回答了:“当然,我想现在进行点菜是十分符合逻辑的。”


天杀的Jim什么时候学会像瓦肯一样说着逻辑逻辑的讨厌话了?!



“我注意到你在模仿我的说话方式,”Spock在心中说了一句Fascinating,“但这并没有令我感到冒犯,当然——十分符合逻辑。”


Mccoy觉得自己已经被闪瞎了,然后他咳嗽了两声找回了一点存在感。


“您是否感到不舒服?”Spock关切的问道并第一次将视线从Jim脸上挪开移到Mccoy那去。这让Mccoy感到一阵恶寒,他一时间被憋住了并尽力用神情向Jim诠释这就是为什么他这么讨厌瓦肯人。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Mccoy在自己座位里坐立不安,他觉得自己真的要吐了——在Jimbo和大地精在进行不知是名为点餐还是调情的行为时。


终于,那个绿血恶魔把自己的屁股从餐桌旁挪开了,Mccoy当然没有错过Jim全程跟随的眼神——几乎恨不得下一秒就把自己的脸贴上去。这可能有些夸张了,但是差不多。


“咳咳。”



“干嘛?”Mccoy不耐烦的说道。



“你觉得,他是不是也对我有点意思?”Jim向前探了探头,毫不掩饰的看着Spock的方向。



“呕——”Mccoy继续他的无聊干呕,“你们两个真恶心!”


“这意味着有?”



“Jimbo,几乎泡遍整个学院的人是你不是我好吗?我是个医学生,Damn it,不是瓦肯读心机!”


“拜托,Bones,我知道你爱我!”Jim又拿出了他的招牌狗狗眼,“你觉得他……”


Mccoy努力压着自己的火气:“介于你们两个刚刚几乎调情了快十分钟,而瓦肯人不调情,你可能有20%的几率打动那个瓦肯木头。”


“Well……那就够了。”(Mccoy得承认,他只是随便瞎扯了一个比较低的数值,看来这对Jim来说还不够低,多少才能让他放弃,0.2%吗?)Jim眨了眨眼,继续偷窥(盯着)在远处为其他桌客人点餐的Spock。


——那之后,大概有半个小时,包括上餐和用餐的时间,这顿饭将夺得Mccoy近期用餐体验感最差的桂冠,他发誓Jim已经用毫不掩饰的眼神完全扒光那个绿色的家伙了,说到这个——那家伙脸上确实泛起了名为绿晕的东西?Mccoy几乎是愤怒的抹了一把脸,然后向Jimmyboy建议他们应该离开。


万幸的是Jim居然有些出乎意料的同意了,但这是件天杀的好事,希望他心里没有打些奇怪的算盘,Mccoy在心里想道,然后决定这两天离Jimbo远点,谁天天挨上一个几乎要冒出粉红色泡泡的人都会吃不消的。况且Mccoy不想再看到那张瓦肯大地精的脸了——那个锅盖头尖耳朵使他再一次为Jim的审美感到担忧。


回宿舍的路上Jim仍然兴奋的哼着歌,Mccoy只是专注于自己的沉思,搞不懂有什么能让Jim每天这么兴高采烈,说不定他有在偷偷嗑什么外星兴奋剂之类的禁品……












一星期后。








准确的说是距离那灾难般的一天180小时16分43秒后,Mccoy正在去食堂就餐的路上——Mccoy更愿意将之称为走向另一个更大的灾难。为了缩短时间他决定走一条没多少人知道的捷径——瞧啊,多么错误的一个决定。并在路上又一次思索为什么最近看到Jim的次数明显的少了一大截,而后他一抬头,刚才在脑袋里活蹦乱跳的Jim就在他跟前,不太一样的是——



他的嘴巴正贴在那个该死的天杀的值得一切糟糕形容词的瓦肯大地精的嘴巴上!



Mccoy惊的几乎要将手里的PPAD砸出去了,但是他没有,因为他仿佛整个被击中了一般动弹不得——他现在几乎情愿被雷劈了!


然后在他能回过神来之前那两个人已经感到不自在的分开了。



“嗯…嘿Bones?”Jim抹了抹嘴唇后开口了,他完全没有设想过会在这遇见Bones,毕竟这是条没什么人走的路,他还以为只有自己知道,“你看,这是Spock,你们认识的。”


接着Spock的眉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抬了起来,而Bones还定在那里——他张了张嘴,但没发出任何声音。


“Bones?你还好吗?至少说点什么?”Jim现在有点开始担心了。


Mccoy终于将自己从尖叫着的混乱的思维中拯救了出来,刚才他的脑子仿佛进行了一场小型爆炸,但是现在他找回了自己的语言能力,于是——“Fuck!Jim!你以为你在干什么?在这里和这个,这个……”他用尽全力把脏话都咽了回去,“God!我真希望我能洗洗眼睛!”



“谢天谢地你没事,老实说我都觉得你要背过气去了。”Jim拍了拍Mccoy的肩膀,随后Spock牢牢的抓住了Jim拍了Mccoy肩膀的那只手——像在宣誓主权一般。Mccoy的眼睛又瞪大了一圈,糟糕的第二场爆炸仿佛要开始了,Jim在Mccoy能说出什么之前拉着Spock飞快的跑了。



“Jim?我们为什么要跑?”Spock冷静的声线终于响起了。



Jim抿了抿嘴:“相信我,你不会想看到Bones发飙的——他的威力能赶上一颗小型原子弹。”


Spock的眉毛又挑了起来,Jim说道:“我真爱你的眉毛,它真可爱!”


“形容眉毛可爱是不符合逻辑的,Jim,”Spock说道,“我猜测我们可以继续刚才未完成的活动。”


“符合逻辑!”Spock凑上来的嘴唇模糊了Jim最后的尾音。















END
















Mccoy:我真的不想再看到那两个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想!你不会想要知道那种感受是什么样的……所以他们是怎么搞在一起的?只一个礼拜——瓦肯大地精不是冷血出名的吗?不!我一点都不感兴趣!真的!










评论(2)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