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侏罗纪小面条

可能是个尸系文手……

[虫绿][霍格沃茨AU]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后的秘密06

C6

一觉醒来已经是七点钟,哈利好容易睡了个好觉,他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对面的洛基早就没了踪影,不知道又上哪去搞他无聊的恶作剧了。

哈利脱下睡衣,对着镜子里自己削瘦的样子和脸颊上的伤口发了会儿呆,然后穿上衬衫,裤子,打好绿色和银色相间的领带,勒紧皮带,再套上一件毛衣,最后披上袍子。

他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装束,随便把刘海拨到一边,打开了宿舍的门走向礼堂。

进了礼堂,他看到教师席上出了康纳斯的座位空着以外其他教授都来了,包括从来不在礼堂出现的门罗教授。他看到了格兰芬多长桌旁的彼得和格温,彼得的长袍下穿着毛背心,没有系领带,而格温则和哈利一样穿上了毛衣。哈利跟他们互相打了个招呼后就坐到了斯莱特林长桌旁。

“听说你干了件大事啊?”洛基说道。

“切。”哈利说,“还不是拜你所赐。”可是哈利转念一想,洛基怎么会知道?不过他是洛基啊,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看看你这手,不用你家小彼得喂你吃饭?”洛基继续打趣道,还露出一脸奸笑。

哈利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缠满绷带的双手,然后黑着脸拿出魔杖,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他刚斟满一满杯,就听到教师席主位上的泽维尔校长敲了敲他面前的玻璃杯。

“同学们!”他站了起来,袍子上金色的花纹闪着金光,“你们也都注意到了康纳斯教授的缺席,我为我对于康纳斯教授的危险行为的疏忽表示道歉。”

哈利听到礼堂里不少窃窃私语的声音,大家都不敢相信康纳斯教授就是给泽维尔校长下毒的人,更不知道他甚至想夺取他的性命而且至今逍遥法外!

“所以,今天以后的魔药课会先由魔法史课的兰谢尔教授代上,也就是说兰谢尔教授要教两门科目”泽维尔校长继续说道,“不过我会尽快找到合适的教师人选的,请同学们放心。但是由于康纳斯教授至今踪迹不明,全部学生的宵禁会提前至八点钟,并且不得私自离开城堡。”

什么?兰谢尔教授代上?那他一天得看见这家伙多少回啊,真是阴魂不散,哈利闷闷的想道。礼堂里此起彼伏的窃窃私语声也大了些,泽维尔校长又敲了敲玻璃杯,然后他又说道:“请同学们信任我,我会尽快解决这次的危机的。那么现在——继续用餐吧!”他坐下了。

哈利刚艰难的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就看到彼得走了过来,彼得问道:“你的手还疼吗?”

哈利摇了摇头。

“以后我喂你吃饭吧!”彼得兴冲冲地说。

什么?哈利差点一口咖啡喷出来,“拜托,本少爷手还没断呢。”

“可是你这样也很麻烦啊,没关系没关系!我很专业的。”彼得说着拿起叉子给哈利拿了一块蛋奶糕,“而且你太瘦了,要多吃一点。”

“我才不要像你那样暴饮暴食。”哈利嫌弃的说道,然后咬了一口彼得递过来的蛋奶糕。

“我那叫健康的吃法!”彼得反驳道,又塞了他一大口蛋奶糕。

正在说话间,一大批猫头鹰飞了进来,“哦!今天是送信的日子!”彼得说道。

这时彼得看到他的猫头鹰跌在了他俩面前的一盘牛奶里。

“嗷!”哈利叫了起来,因为安德鲁打翻的牛奶洒了一桌子。哦,忘了说,安德鲁是彼得的猫头鹰,棕色的绒毛里夹杂了几缕白色,两只大大的黑眼睛,周围是一圈明黄。安德鲁是哈利去年送给彼得的生日礼物,因为在此之前彼得并没有一只自己的猫头鹰,而是借用学校的。但是很快这个生日礼物被哈利自己列进了最差劲生日礼物排行榜的第二位(第一位则是彼得二年级生日时格温送他的“如何成为万人迷”,哈利觉得那上面简直是一派胡言),因为安德鲁还是只猫头鹰幼崽,所以它飞的很不稳,每次都会栽进长桌上的各种食品中,最惨的一次它撞飞了彼得前面的一大盘牛肉馅饼,其中一块径直的拍在了哈利的脸上。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哈利无奈的将安德鲁从牛奶中捞出来,彼得则赶紧去解系在他脚上的信件。

“嘿!看这个!是预言家日报…”彼得展开那个大信封,“可是我没有订啊?”

哈利看到格温从礼堂另一边急吼吼的跑了过来,然后她喊道:“这是我订的!学校的猫头鹰都有任务了。”

然后她一把夺过彼得手中的报纸,她打开头版之后就看到一副康纳斯的大照片,下面写着通缉,旁边还有一幅泽维尔校长的照片。大标题上写着:

霍格沃茨内部出现危险份子

泽维尔校长中毒昏迷

和平时代是否已经过去?

哈利看到格温皱起了眉头吗,她急切的读了起来:“据悉,昨晚霍格沃茨前魔药课教授柯蒂斯康纳斯在一次谋杀活动中暴露身份,魔法史教授埃里克兰谢尔在此次活动中受伤。而校长查尔斯泽维尔在此前中毒昏迷。而柯蒂斯康纳斯目前仍处于逃亡状态。魔法部昨晚召开紧急会议,针对此次事件我们不得不怀疑,和平时代是否已经过去?虽然多年前的大魔头伏地魔和食死徒们都已经隐匿,但新一轮的黑暗势力是否会再次席卷魔法世界?而我们该如何应对?详情请阅本报第三版——”

格温没有再读下去,但是他们都知道了,康纳斯正在被通缉,而他的背后可能还有更加强大的黑暗势力。

“嘿!想的轻松点,不是还有泽维尔校长呢嘛。”彼得说着,把最后一口蛋奶糕塞给了哈利。

“是啊,真轻松!今天从早到晚都要见到兰谢尔那张阴魂不散的老脸。”哈利咽下那口蛋糕,说道。

“哦!你还要去他的紧闭吗?”格温问道,“他可能快要忙不过来了。”

“况且你的手还……”彼得补充道。

“不知道。”哈利耸了耸肩,将彼得递到面前的咖啡一饮而尽,“赶紧走吧,快要到点了。”

三个人走到魔法史教室门口时上课铃刚好响起,于是赶紧规矩的做到座位上。兰谢尔的魔法史课还是一如既往的枯燥,今天的内容仍然是巨人战争。

“希望他的魔药课不是那么无聊。”彼得小声对哈利说。

“是啊…”哈利困倦的答道。

在剩下的一个小时二十分钟里,他和彼得一直在他羊皮纸的一角玩刽子手的游戏,格温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狠狠地瞪着他们。

“不能因为现在是特殊时刻就不好好听讲,今年可是O.w.ls年!哈利你竟然也跟彼得一起玩!”下课后格温迅速的责备道。

“你就饶了我们吧。”彼得央求道。

三个人走下地下教室的石阶去上魔药课。

“泽维尔校长也真忍心让兰谢尔这么辛苦。”彼得又开始说道。

“八成是他自愿的。”哈利说道。

“不过当初兰谢尔到底想引开泽维尔教授做什么?你们不好奇吗?”格温突然问道。

“这是个问题。”彼得说道,“大概是要表白?”

“那为什么要引开泽维尔校长?”格温反问道。

“呃,这我怎么知道。”彼得挠了挠头。

“格温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八卦?”哈利不禁问道。

“因为他们的爱情很美好啊!”哈利仿佛能看到格温的星星眼,“你们不知道,全校几乎所有女孩子都在谈论他们俩。”

“全校的女生都那么无聊啊。”哈利扶额。

“这你就不懂了。”格温说道,“还有不少女孩子谈论你们俩呢。”

“……”哈利没话说了。

“比如你?”彼得问道。

“我每天都快被你们俩闪瞎了……”格温满脸黑线。

“安静!”他们听到兰谢尔教授在教室前喊道,“回到你们的座位,上课铃已经响过了。”

他走向讲台,站定后说道:“我想你们或许已经看烦我了,(没错。彼得在底下小声的和哈利说道)但是从今天起我将要代你们的魔药课。今天继续配置增强剂,你们会看到自己上节课留下的混合液,如果配的对,过了这个周末应该成了。操作方法——”他挥起魔杖,“——在黑板上。开始。”

一节课的努力过后,三个人都已经大汗淋漓。兰谢尔又布置了一大堆家庭作业,哈利感觉绷带底下的手也出了不少汗,汗液刺激着他的伤口,让他感到一阵一阵的疼。他现在只想赶紧做到礼堂里享受彼得的服务——等着,为什么是彼得的服务……

总之,他还是享受到了彼得周全的服务,在吃了两块小羊排,半块牛肉馅饼,一大碗南瓜汁后,哈利心满意足的和格温坐到了算术占卜的课堂上。

没有彼得的时光总是十分无聊,哈利艰难的听完一整节课后整个人都昏昏欲睡,格温拖着他走进了变形课的教室里。

接着,哈代教授大步的走进了教授,她吩咐几位同学发下家庭作业(“哇哦我终于得了个O(优秀)!”彼得感叹道)和一盒子老鼠(哦!真恶心,哈利想。),然后说道:“我知道你们中的不少人已经可以顺利的念出消失咒使蜗牛消失了,即使那些还留下一点蜗牛壳的同学也都掌握了这个魔咒的要点。今天,我们要练习更难的老鼠消失咒,好了,到这里,消失咒随着需要消失的动物越来越复杂,它也越来越难掌握……”

哈代教授继续说下去,哈利小声地对彼得开玩笑说:“今天还需要我教你吗?”

彼得掐了一把他的大腿,他疼的差点站起来,“哇哦!你真的好瘦啊。”

“本少爷这叫结实。”哈利不满地说道。

“拜托,你看起来像是随时都能骨折。”彼得说。

“那是因为我不想你那样——肥胖!”哈利终于找到一个词形容彼得。

“天啊,我这是健康的表现!哪有肥胖啊……”彼得喃喃自语道,“我最近真的胖了吗?”

“是的。”格温愤怒的说,“你们两个可以不说话了吗?我都听不见哈代教授讲课了!”

于是彼得和哈利只好闭上了嘴巴。

“——咒语你们已经知道了,让我看看你们做的怎么样……”哈代教授讲完了,同学们纷纷开始练习。

终于下了课,彼得的老鼠还剩下一条长长的不断扭动的老鼠尾巴,而哈利和格温——他们的老鼠都消失了。

“唉,自从认识了你们俩,我已经好久没体会过当好学生的感觉了。”彼得沮丧地说。

“你也不差啦。”哈利说道,摸了摸彼得纠缠在一起的棕发。

彼得在听到哈利的称赞(?)后又恢复了高兴地模样:“太好了!眨眼间就到了晚饭的时间!”

“感谢上帝。”格温说道。

“哦!天啊,差点忘记了我还要去换药!”哈利突然想起前一天晚上庞弗利夫人的嘱托。

“我陪你去吧!”彼得自告奋勇的说。

“那我就不跟你俩掺和了。”格温跟他们挥了挥手,“还有,彼得,别忘了你的魁地奇训练。晚安。”

“晚安。”两人回答道。

在去校医院的路上,两个人默默地拉起了手。不知道绷带的手感怎么样,哈利想着。就这样走到了校医院门口,松开了拉着的手,哈利打开了大门,庞弗利夫人正在里面收拾着什么。

“哦!”

“奥斯本。”哈利说道。

“好的。奥斯本先生,请先到那边坐下,我正在配药。”

等了一会后,庞弗利夫人过来,利落的将缠的一圈一圈的绷带解开。哈利看到伤口已经好得多了,他突然想到说什么,然后问道:“会留疤吗?”

“哦,如果处理及时的话应当不会有。”庞弗利夫人答道。

哈利放下心来,接受着处理。

一会儿的功夫,新的绷带又缠上了他的手,他辞过庞弗利夫人后走出了校医院。

一出门就看到彼得站在那,他说:“没关系。有疤我也不会嫌弃你的。”然后上前一步拥住了哈利。

“你怎么能偷听别人讲话。”哈利有点不好意思。

“你不是别人啊。”彼得回答道。

哈利小声的嗯了一下,两个人就这样站了一会。

“走吧。”彼得再次轻轻的拉起哈利的手,两个人向礼堂走去。

晚饭过后,哈利走向了兰谢尔的办公室,而彼得则拿着扫把去了场地准备魁地奇训练。哈利爬上旋转楼梯,准时的在六点钟到达了兰谢尔的办公室门口,然后叩响了他办公室的门。然而一段时间后没有人应声,哈利觉得很奇怪,兰谢尔教授不像是会不守时的人,难道是像格温说的那样忙不过来了?或许自己应该趁此机会溜走,兰谢尔问起来也能找到理由……

接着他好像听到办公室里有人说话,又是两个男声。哈利整个人扒在了门上,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哦,他真的只是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下一秒他就后悔了,因为他清楚地听到泽维尔校长的声音,他说:“别闹了埃里克,我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了!快去开门”

老天,下次绝对不要偷听别人说话了,会遭报应的,哈利默默地告诫自己。他的心中仿佛五雷轰顶,他竟然一不小心打扰了兰谢尔和泽维尔校长!这已经是第二次了!鬼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些什么(鬼:干一些不可描述的事呗)兰谢尔拉开门后看到他得把他剁成多少块啊,哈利正想着如何避免尴尬的局面,办公室的门开了。

只见兰谢尔衬衫的领子开了两颗,还能隐约看到红色的痕迹。挺激烈啊,哈利默默地想着。

“呃,我是来,关禁闭。”

“走吧。泽维尔校长说你为学校做出了贡献,所以你的紧闭取消了。而且如你所见,我很忙。”兰谢尔平静的说道。

“好的,谢谢教授。”哈利笑了一下,迅速的转身走开了。他可不想再看到什么画面了,而且……兰谢尔是真的很忙啊。

于是哈利成功的免除了噩梦般的紧闭,他快步走向场地,心想彼得的训练应当才刚开始,反正自己也没事干,去看看也好。

太阳渐渐的落下去了,月亮悄悄的爬了上来。校园里刮起了一阵阵的冷风,哈利的刘海被不断地吹起。他已经待了快两个小时了,然而他们的训练还热火朝天的进行着,丝毫没有要停下的迹象。哈利吸了吸鼻子,想把袍子裹得紧一点。

又过去了不知多久,哈利才看到彼得疲惫的拖着扫把向他走来。

彼得直接吻住了他,然后问道:“冷不冷?看你在这半天了。”

哈利摇了摇头,再次献上自己的红唇……

两人终于分开后,彼得说:“赶紧走吧,宵禁时间要到了,而且这太冷了。”

于是二人走回了城堡,在一楼,哈利说:“我不用去关禁闭了。”

“那真是最好不过了。”彼得高兴的说,“明天见了!晚安!”

然后哈利又亲了他一次,才走回地下休息室。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