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侏罗纪小面条

可能是个尸系文手……

[虫绿][霍格沃茨AU]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后的秘密07

C7

接下来的日子好像一帆风顺,十月迅速的过去了,十一月来临了,天气也越来越冷,每天早上彼得都不愿意离开自己温暖的被窝。天空和礼堂的天花板变成了淡淡的蓝色,霍格沃茨周围的群山带上了雪帽,城堡里的气温下降了不少,大家都围上各自学院的了围巾,带上了厚厚的手套。

本赛季的第一场魁地奇球赛——格兰芬多队与郝奇帕奇队,就在这天进行。那天早上彼得极不情愿的从被窝里爬出来,在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后走向了礼堂。

他走进礼堂的时候,里面的人正迅速的满起来,说话声比往常更响,气氛也更热烈。他走过斯莱特林长桌的时候下意识的一瞥,没有看到哈利的身影,大概是还没起吧,彼得想。他在格兰芬多的餐桌旁受到了不小的鼓舞,这里的每个人都是金红相间的围巾和帽子。他马上看到了格温,于是也走过去找了个凳子坐下,彼得感觉更紧张了。

“早。”一个声音在彼得身后响起,他回过头去,看到缩在银绿相间的围巾和帽子里的哈利,“一切顺利?”他说道。

“算是吧。”彼得喝了一大口南瓜汁。

“哦!他只是有点紧张。”格温笑着说道。

“不!是非常紧张!”彼得快速地说道。

“那是好现象,你一点都不紧张的时候考试就考不好。”格温继续说道。

“……”彼得没话说了。

“彼得没问题的。”哈利淡淡的说道,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不管怎样……祝你好运?”

彼得轻轻地嗯了一声,哈利又走回了斯莱特林长桌。

这时候斯蒂夫走了过来,他大声的说道:“大家准备好之后,我们直接就去球场,查看情况,换衣服!”

“哦,老天。”彼得感叹了一下后快速的喝完了他的南瓜汁,“我得走了。”

然后他和格温说了再见就赶紧跟着斯蒂夫穿过门厅,下了石阶,走入寒冷的空气中。结霜的草地在加下嘎吱嘎吱的响,他们匆匆走下斜坡,赶往体育场。没有风,天空是均匀的珠白色,这意味这能见度好。彼得用这些有利条件在心中安慰着自己。

他们很快换好了衣服,彼得坐下来听斯蒂夫的赛前训话,外面人声越来越响,人们从城堡涌向了球场。

斯蒂夫还在继续着他激动的演说,彼得早就出了神……

“到时间了。”斯蒂夫看了看表,“走吧……祝我们好运!”

队员们都站了起来,扛起扫帚,列队走出更衣室,来到炫目的日光下,受到雷鸣般的欢迎。彼得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周围都是欢呼声和口哨声,他感到一阵眩晕。

郝奇帕奇的队员已经站在这里,最前面的托尔身材与斯蒂夫相当,他在与阳光下蠢笨的眨着眼睛,彼得看到斯蒂夫与他握了手之后,大家都骑上了扫帚,开球了!

十四名球员腾空而起,彼得急速上升。激烈的比赛迅速的拉开了帷幕,彼得迅速的抢到了巨大的红色鬼飞球,然后迅速的飞向郝奇帕奇的圆环。嗖嗖的风从他耳边刮过,其他球员都被他甩开,彼得眯起眼睛,他飞速的前行使他听不清周围剧烈的欢呼声。他看到托儿在郝奇帕奇的三个圆环前来回移动,他现在位于中间。接下来他会向左,彼得已经摸清了他的移动规律,于是大力出击将鬼飞球打像右边——果然托儿像右扑去的时候已经晚了,鬼飞球径直的穿过了最右的圆环。

接着观众席上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口哨声,当然还有吁声。“呜呼!”彼得喊道,他打进了第一个球,然后他听到解说员的解说,他为格兰芬多加了十分!但是很快鬼飞球就到了郝奇帕奇球员的手中,彼得赶紧抓紧扫把追了上去。

哦,该死,他离我太远了,彼得想。突然,一个游走球重重的撞在了那个追求手的肩膀上。彼得看到他在空中转了个圈,鬼飞球自然也掉了,于是他迅速的向那边飞去,成功接到了那个红色的球。刚飞出几米远,彼得感觉扫帚突然倾斜了一下,然后他的手脱离了扫帚,整个人掉了下去!观众席上发出一阵叫声。

“哦!格兰芬多的追求手彼得帕克正带球前进,他的扫帚被游走球击中了!彼得摔下了扫帚!鬼飞球又一次掉了!谁会接住它呢!”解说员激动的喊着。

彼得抓住了扫帚的尾部,然后一个翻身坐了上去,“呼——真险!”彼得感叹道。随后他马上听到“哇哦!格兰芬多的另一个追求手戴夫拿到了球!他正在带球前行!”万幸,彼得赶紧抓紧扫帚也向前追赶过去。

现在比分仍然是十比零,戴夫被郝奇帕奇的一堆追求手拦截了,彼得也赶了过去,鬼飞球在他们之间传来传去,彼得向观众席看去,一眼就瞥到了一片金红中的哈利,他围巾上的银色和绿色此时十分扎眼。哈利也在看他,然后他将手拢在嘴边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彼得顿时感觉充满了力量,又加入了他们的争抢之中。希望找球手可以快点抓住金色飞贼……彼得在心中祈祷着。

“哦!郝奇帕奇的找球手好像看到了什么!他正在像一个方向迅速飞去!”彼得突然听到解说员喊道。

上帝,不要这样,伊恩(格兰芬多找球手)快去啊!彼得在心中呐喊着,全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俩那了。但是不能掉以轻心,六个追求手仍然互相拦截着鬼飞球,击球手们也追逐着游走球。

“快看,格兰芬多的击球手斯宾瑟盖尔大力击出的游走球击中了郝奇帕奇找球手克林特扫帚的尾部!格兰芬多的伊恩领先了!”太好了!彼得在心中欢呼着,他抬起头,也看到了那个一闪一闪的小点,然后,下一秒,伊恩抓住了他!

整个场地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格兰芬多们形成了一片猩红色的海洋,英雄们七零八散的落到地上互相拥抱着,彼得也高兴地环顾着四周。

然而,彼得偶然的看向场地外的时候,在一棵古树的绿荫下看到了一个可怕的生物——那东西长着鳞片,绿色的身躯外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实验袍,那家伙有着长长的尾巴,四肢健壮。彼得赶紧一惊,那个看着像蜥蜴人的是什么玩意?为什么会出现在学校?他没想到的是,蜥蜴人突然用他无神的黑漆漆的眼睛看向彼得,虽然距离不近,但是彼得可以确定他们一定对视了,他吓了一大跳,手下一滑,又摔下了扫把。

可惜这次他没有那么幸运了,他没有抓住自己的扫帚,而是急速的下坠着,不!彼得在心中尖叫着!下一秒,他突然感觉被一股力量托了起来。是哈利!他施了个悬停咒,彼得赶紧趁机从袍子里掏出魔杖对自己的扫帚施了个飞来咒,扫帚迅速的向他飞来,他一把抓住,然后不收控制的向观众席飞了过去,撞塌了木质的围栏,他无视了周围人的尖叫和兰谢尔警告的眼神去拥抱哈利,然后又不好意思的放开,他拍了拍哈利的后背,接受了周围的同学们对他的祝贺,格温赶紧对他说:“你没事吧?怎么突然摔了下来?”

“你不会想知道我看见了什么的。”彼得跟旁边的一个人击了下掌,“一会告诉你们。现在先去庆功宴吧!”

“真让人不省心。”格温说道。

哈利只是关切的看着彼得,没有说什么。

彼得一路上收到了不少祝贺,到了八楼后,他说道:“有求必应屋?”哈利和格温点了点头,然后三个人站到了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前,正对着那面墙壁。我们需要一个不会被人偷听的地方,再有几张舒服的沙发就再好不过了。彼得在心中默默地想着,三遍过后,一个光滑的铁门出现在了墙上,哈利推开了门,彼得看到里面有个温暖的壁炉,两张柔软的沙发座,四周挂着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花色旗帜。

“哇哦。”格纹小声地感叹了一下。

三个人走进去,彼得仔细的关好门,然后和哈利挤在了一张沙发椅上,用胳膊搂着哈利消瘦的肩膀。

“说吧,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哈利开口了。

“是个蜥蜴人。”彼得停顿了一下,开始描述,“他长着鳞片,全身都是绿色的,穿着实验袍,在场地外的一颗数地下站着,而且……”

“而且什么?”格温急切的问道。

“而且我觉得我好像和他对视了……”彼得说道。

然后三个人陷入了一阵沉默。

“你们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彼得打破了沉默。

“好吧,三二一然后一起说?”格温提议道。

哈利没吭声,点了点头算是同意。然后彼得说道:“三,二,一——”

“康纳斯!”三个人一口同声的说道。

“好拿,至少证明了我们想的一样。”彼得说道。

“可他不是阿尼马格斯吗?怎么会变成蜥蜴人?”格温奇怪的问道。

“也许他……变异了?”哈利窝在彼得的怀里说道,“我想我需要一本有关阿尼马格斯的书。”

然后,下一秒他的手边就出现了一摞书,第一本的标题是:阿尼马格斯入门。

“嘿!这些可以让我们非法练成阿尼马格斯!”彼得说道。

“彼得!”格温翻了个白眼,“变身是有风险的!”

“伙计们,书上说练很容易走火入魔。”哈利打断了他们,“康纳斯会不会就是走火入魔了?”

“没准。”格温说道。

“可是他现在还在学校里!”彼得突然想到,“这太危险了!也许我们应该通知泽维尔校长。”

“我同意。”格温点了点头。

“反正不管那玩意是什么,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哈利也表示同意。

“太好了,我们这就去告诉泽维尔校长!”彼得激动地说道。

“嘿!我们的英雄不用去庆功宴吗?”哈利挑了挑眉,说道。

“有你在就行了,庆功宴多没意思。”彼得油嘴滑舌地说。

格温摆了个嫌弃的鬼脸,打开了有求必应屋的大门,向外望去:“安全。同志们,出来吧。”

三个人偷偷地跑出来,向校长办公室走去。

“你们知道怎么进到校长办公室里吗?”彼得问道。

“哦!《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上说,进入校长办公室也需要口令,那门口有两个石像。”格温答道。

“那我们怎么进去?”哈利继续问道。

“呃……”彼得一时语塞。

“总会有办法的。”格温信心十足地说道。

三个人站在了校长办公室的两座石像前,其中一座开口说道:“口令?”

“呃,我们不知道。”彼得说道,然后被哈利赏了个爆栗,“嗷!你在干什么?”

“咳,我们找校长先生有急事,可以让我们进去吗?”哈利露出他的标准社交笑容。

“对不起,不可以。”石像严肃的答道。

“真无情。”哈利撇了撇嘴。

“埃里克兰谢尔?”格温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彼得和哈利同时问道,彼得还紧张地张望了下四周以为兰谢尔来了。结果两尊石像突然都活过来跳到一边,后面的墙壁裂成两半,露出一段不断上升的石楼梯,好像一架螺旋形的自动扶梯。三人踏上楼梯,墙壁在他们身后咔嚓合拢。他们转着小圈上升,来到一扇闪闪发亮的栎木门前,门上有狮身鹰首兽形状的铜门环。

“老天,这都行。”彼得大跌眼镜。

“……”哈利沉默了。

格温得意的对着他俩笑了一下

哈利把兽形门环叩了三下,门自动打开了,接着走进了校长办公室。彼得也赶紧跟上,进了校长办公室,屋里亮着明亮的灯,桌上有许多古怪的银制仪器嗡嗡的转动着,吐出阵阵烟雾,彼得好奇的看着四周:墙上挂着历届校长的肖像,里面的人也都在看着他,彼得赶紧收回视线。泽维尔校长坐在他书桌后的高背椅上,正在点燃几根蜡烛。他穿着雪白的睡衣,外面罩了一件紫底镶金的便袍,他用他的蓝眼睛奇怪的看着他们三人。

“哦!帕克先生,史黛西小姐和奥斯本先生。”泽维尔校长先开口了,对于他没有问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彼得感到十分感激。

“我想你们是有事找我?”他继续说道。

“哦是的!没错。”格温赶紧回答道,“是彼得在魁地奇赛后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然后彼得感觉泽维尔校长用他柔和的蓝眼睛看向了自己,彼得又将自己的所见讲了一遍,泽维尔校长皱起了眉头,彼得感觉墙上历代校长也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接着泽维尔校长说:“十分感谢你们的发现,你们真是为学校做了太多事情,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三个人点了点头。

“那么现在我想你们可以继续庆功宴了?”泽维尔校长微笑了一下,“口令的事情不要说出去,虽然我想你们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我还以为没人会想到呢……总之,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三个人赶紧走出了校长办公室,站在楼道里,看着两尊石像又合在一起,彼得说:“看来没什么需要我们担心了?”

“是这样的。”格温答道。

“这样不好吗?”哈利笑着说。

彼得和格温也笑了起来,三个人走到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门口,格温抢先说道:“我先走了,说不定他们有剩下什么吃的。”然后消失在了肖像后面。

“我们呢?”哈利问。

“还去有求必应屋?”彼得提议。

“我都听你的。”哈利搂住了彼得的胳膊。

彼得感觉血液都向脸上涌来,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回到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前,面对着那面墙壁,彼得想:我们需要一张床,呃,两张床,最好再有个盥洗室和几套衣服,就这样。

一会儿过后,光滑的墙壁上又出现了熟悉的铁门。哈利一把推开,彼得看到里面——竟然只有一张船?墙上仍然挂着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旗帜,有个小门后是盥洗室,床前头是一个衣柜,里面挂着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院服。

彼得察觉到哈利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他有点心虚的说:“我发誓我告诉他要两张床。”

“哦,彼。”哈利笑了笑,“我告诉的成了吧。”

“哎?” 彼得又一次感觉血液都向脸上涌来,他甚至不敢直视哈利漂亮的灰蓝色眼睛了。哈利没有再说话,槲寄生从上方垂了下来,长的越来越茂盛。

“看来我必须这么做了。”(槲寄生下必须接吻是个习俗)彼得说道,然后吻在了哈利的唇上,哈利激烈的回应着他,槲寄生的枝叶渐渐茂密了起来,结出了果实,而槲寄生下,彼得和哈利还在动情的吻着……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