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侏罗纪小面条

可能是个尸系文手……

[虫绿][霍格沃茨AU]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后的秘密09

C9

“粉身碎骨!”彼得大喊着,使魔杖对着玻璃笼子迅速的一刺。玻璃笼子迅速的碎成渣滓,灰飞烟灭。彼得看到哈利弯下腰护住他的嗅嗅,但愿他没受伤,一抬头却发现康纳斯向他扑了过来,下一秒他紧紧地掐住了彼得的脖子。

他感觉一阵眩晕,康纳斯的力气太大了!他巨大的两只绿色爪子正在一点点用力,上面的鳞片硌着彼得,他觉得他的脑袋几乎要被拧下来了。他知道哈利正想尽一切办法救他,因为康纳斯稍微松了松劲儿,彼得趁机扬起腿使劲踢了他几脚——显然没有什么作用。他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突然地,彼得感觉康纳斯攥着他脖子的爪子松开了,立刻他就摔到了硬邦邦的地面上。“这是……”怎么回事?彼得一眼看到正在挥舞着魔杖的兰谢尔和康纳斯。糟糕。他看到哈利向他这边跑过来,然后他关切的蹲下来问彼得感觉怎么样。

彼得摇了摇头,抓起哈利的手站了起来。他能感觉到兰谢尔眼神中的怒气,这下他惨了,说不定会被撤职,不过他还有工夫想这个?拜托,他刚刚差点就死掉了!康纳斯注意到他没事了,突然转过身对彼得发起进攻的同时长长的尾巴把兰谢尔扫到了墙上。

“除你武器!”哈利喊道。

“阿瓦达索命!”康纳斯对着哈利甩出魔杖。

两道绿光交汇,糟了,彼得加入到哈利中,又一道亮红色的光束射了出去。彼得用力的攥着魔杖,他手心出了不少汗,拿着魔杖感觉凉凉的,有点滑。这时康纳斯剧烈的摇晃了一下,魔杖旋转着飞了出去,是兰谢尔!彼得转头看向他,就看到了兰谢尔暗绿色的眼睛翻滚着,他喊道:“你们两个……”“教授我错了!”彼得率先说道,然后向康纳斯甩了个昏迷咒却被他躲开了。

“右边!”兰谢尔喊道,接着哈利的魔杖射出一道炫目的绿光,康纳斯向左闪身,魔咒将那台电脑炸成灰烬。

说话间兰谢尔向左施出了钻心咒。感谢上帝终于击中了,彼得看到康纳斯痛苦的蜷作一团,他赶紧跑向后面捡起他刚才扔出去的魔杖。兰谢尔继续折磨着康纳斯,他渐渐走近,彼得看到兰谢尔额头上不断地冒出汗滴,他的头发也有些乱了,但眼神依然凶狠。

彼得走到哈利身旁,哈利着急的跟他说:“我的嗅嗅不见了,刚才还在我的口袋里!”“……”老天,所以说为什么要养它啊。

“糟糕。”彼得听见哈利说,顺着哈利吃惊的眼神,彼得看到哈利的嗅嗅正在康纳斯的手腕上准确的说是——他的手表上。

哈利赶紧奔向了康纳斯,想要把嗅嗅从他的腕表上拽下来,结果还没走两步,就收到了兰谢尔阻拦的眼神。“教授!”哈利抗议的喊道。

兰谢尔没理他,仍然折磨着康纳斯。彼得听到康纳斯发出一连串的呻吟,要知道,钻心咒可不是好受的。突然兰谢尔举起的双臂放下了,老天,别!他一定是太累了!康纳斯没有停留的向哈利奔去,然而兰谢尔晕倒在了原地!彼得心中感叹连连,他赶紧抽出魔杖,瞄准康纳斯径直的施出一记昏迷咒,万幸正打在他的胸口上,康纳斯应声而倒。哈利赶紧冲向他,将仍在他手表上的嗅嗅捉了回来确认封好在口袋里。

“现在我们怎么办?”彼得看着地上昏倒的两人说道。

“呃……”哈利沉默了。

就在这几秒间,康纳斯突然醒了过来,他睁开他漆黑的两只眼睛,吓了彼得一跳,他喊道:“这蜥蜴人恢复的也太快了吧?”哈利赶紧拉着他闪向一边,他说:“这下怎么办?”彼得慌乱的摇摇头,康纳斯正一步一步的向他们逼近。

“该死。”彼得对着哈利喊道,“这家伙的弱点是什么?”

“它全身都有坚硬的鳞甲,除了……”“眼睛!”彼得抢先答道。

“低头!”哈利喊道,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向彼得飞来。呼——真险,彼得想。

“谢了。”彼得说道。

“我们怎么接近他?”哈利说道,“这家伙攻击力太强了。”

彼得拉着哈利在实验室里跑了一个圈,康纳斯不断地拿东西砸他们,整个实验室里一片混乱,这时他举起了那个巨大坩埚。

“快跑!”彼得喊道。

他和哈利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坩埚砸在了他们中间,碎成一片一片。彼得看到康纳斯向哈利走去,他巨大的尾巴则向彼得扫过来,该死,彼得想。他跳了起来,尾巴打到了他身后的墙上,然后他落下来,狠狠地踩在了那条绿色的尾巴上。接着他听到康纳斯一声惨叫转过身来,尾巴跟着他一齐动了起来彼得一个没站稳摔倒在了地上。他听见脚步声渐进,赶紧爬了起来,跪坐在地上,康纳斯离他越来越紧了,哈利在他后面用不同的魔咒不断地尝试着,然而都被康纳斯坚固的鳞甲挡住了。彼得给了哈利一个眼神,然后突然站起来,举起康纳斯的魔杖。康纳斯看到后果然扑了过来,彼得趁机用那根魔杖向他漆黑且无神的左眼刺去,他感觉自己刺中了,那感觉可不怎么好,他看见手里的魔杖使劲的戳进了那无边的黑暗中,迸发出一股黑液。他在心中庆幸没用自己的魔杖,康纳斯痛苦的叫着,想要抬手将彼得拽下去。但哈利这时突然冲上来握住了彼得攥着魔杖的手,没有犹豫的用力一扎,整根魔杖几乎都没了进去。他绿色的布满皱纹的眼眶边溢出了暗红色和奶白色的汁水,还喷出了不少,溅到彼得和哈利的手上、袍子上、脸上,庞大的身躯轰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彼得看着此时有点脏兮兮的哈利,两个人笑了起来,然后哈利钻进了彼得的怀里,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脖子,彼得说:“你说他会死吗?”

“不知道。”哈利答道。

彼得小声的嗯了一下,哈利抬起头,准确的吻在了彼得的唇上,四片唇瓣相互碰撞着,两个人分开后彼得还感觉一阵恋恋不舍……

“喂!”彼得吓了一跳,他想哈利也是,因为他能感觉哈利剧烈的震动了一下,随后退出了他的怀抱。

是兰谢尔醒了。

彼得惊恐的看向他。

“我有那么吓人吗?”兰谢尔说完之后笑了一下。笑、了、一、下。

彼得感觉仿佛看到了深海中的大白鲨,老天爷啊,他真的不是鲨人吗?原来之前的传闻是真的……我的老天,兰谢尔笑了?这代表什么?

他和哈利惊讶的交换着眼神。

兰谢尔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们俩又惹出了多大祸,他死了吗?”

“只是昏倒了。”哈利说道。

然后兰谢尔站了起来,对康纳斯施了个悬浮咒,康纳斯毫无知觉的庞大身躯飞了起来,兰谢尔继续说道:“你们俩走前面。”

好吧,既然这样。彼得拉着哈利先走出了实验室,“荧光闪烁。”魔杖再次亮起,彼得走向了前面。

一路上没人敢说话,三个人沉默着走到了挂毯前,彼得用力掀开了它。却看到泽维尔校长在外面焦急的转着圈,挂毯掀开的那一刻,他的两只蓝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说道:“感谢上帝,埃里克,你终于出来了,我以为——”“呃,教授……”彼得尴尬地说道。

“哦!帕克先生,奥斯本先生!”泽维尔校长对他们说道。

然后康纳斯昏倒的庞大身躯也飞了出来,他的魔杖还插在他的一只眼睛里,场面十分血腥,然后兰谢尔才出来。

彼得看到泽维尔校长飞扑进了兰谢尔的怀里,他张大了嘴,和哈利面面相觑,然而哈利一脸的气愤。哦,忘记了哈利是泽维尔校长的小迷弟……彼得赶紧拍了拍哈利的后背,那边两个人却还不打算停,泽维尔校长开始对兰谢尔唠叨起来,彼得都快听不下去了。

“咳咳。”哈利发声了。为了挽回他们的存在感。泽维尔校长尴尬的看过来,然后对他们俩说道:“你们先到我办公室等我好吗?”

彼得还没来及回答就被哈利飞快的拉走了,在校长办公室的两尊石像前,彼得说道:“埃里克兰谢尔。”像上次一样,两尊石像突然都活过来跳到一边,后面的墙壁裂成两半,露出一段不断上升的石楼梯,两人踏上楼梯,墙壁在他们身后咔嚓合拢。他们转着小圈上升,来到一扇闪闪发亮的栎木门前,门上还是那副狮身鹰首兽形状的铜门环。

彼得拉开了门,他好奇的大量着桌上许多古怪的银制仪器。墙上历代校长们见到他们进来都醒了过来,小声议论着。彼得看出了哈利的不自在,默默地攥紧了他的手。好在等待的时间不算长,泽维尔一会儿就进来了,一个人。

他走到了他办公桌后的高背椅坐下,然后说道:“我让埃里克通知魔法部的人了,他们一会儿就会将康纳斯教授带走。不用再担心了。”肖像画里的历代校长们也安静的聆听着。

彼得和哈利点点头,泽维尔教授和蔼的看着他们,他漂亮的蓝眼睛变成弯弯的笑眼,他继续说道:“虽然你们又一次违反了上百条的校规,但是我想,介于你们的功绩,我很乐意授予你们对学校特殊贡献奖。”

四周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什么!”彼得十分震惊,“哇哦,这真是太棒了!。”

“非常感谢您没有惩罚我们。”哈利也高兴地说道。

“哦!不必这么客气,这下我们可以度过一个完美的圣诞了——当然,还有圣诞舞会。”泽维尔校长站了起来,“班纳教授已经配好了解药,我想现在你们会想去看看史黛西小姐。”

“最好不过了!”彼得说道,他还要和格温道歉呢!等她一醒过来。

彼得捏着哈利的手跟随泽维尔教授走进了校医院,他们看到庞弗利夫人正在为格温注射解药,另一个受害者看来已经恢复了,正在病床上沉睡着。班纳教授站在旁边观看着,泽维尔校长给他们摆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三个人也站在病床边默默注视着。

彼得看到暗红色的药剂一点一点从格温胳膊上的动脉注射进去,在此过程中哈利一直使劲捏着彼得的手,终于注射器中暗红色的液体都进入到了格温的血液里。接下来便是最神奇的了,彼得看着格温皮肤上细小的鳞片一点一点消失了,那一层浅绿也跟着不见了,露出了正常的血色。没过一会儿,她就醒了过来,然后看到了他们一圈的人。格温急着要做起来,庞弗利夫人赶紧去扶她,刚坐起来格温就着急地说道:“泽维尔校长?班纳教授?我只记得我正在图书馆查蜥蜴的资料,然后就……”看到泽维尔温柔的视线,她说道:“这样看来,都解决了?”

“是的。”哈利回复她。

“那真是太好了!”她激动地说道,然而还是装作没有看到他。

哈利又说道:“彼得有话要对你讲,是吧,彼?”

“啊?哦!是的。”彼得扭扭捏捏地说。

他听见哈利对其他三个人说:“我想我们应该给他们一点时间?”然后在彼得的右脸颊印上一吻后率先走出了医务室。泽维尔校长、班纳教授和庞弗利夫人也都离开了。在医务室里除了他俩只有那个沉睡着的学生时,一切都变得安静的可怕。彼得尴尬的嗽了嗽嗓子,开口说道:“呃,我是想说……对不起。我早上的时候不该那样对你说话的,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我们……总之,对不起。”

“嗯,其实我早就原谅你了。我还不知道嘛,你就是一个自大的傻瓜,哈利说的一点也没错。不过你要是以后敢这么对哈利的话我一定会掐死你!话说圣诞节就要到了,想好怎么邀请哈利了吗?”

彼得没想到格温这么简单就原谅了自己:“我一定不会让哈利伤心的!不过说到舞会,我还没想过……我是不是应该和他表白啊?”

“什么?。”格温吃惊的说道,“你竟然还没有和他表白!我以为你们已经到了……”

“……没有。”彼得不悦地说道,“停止你的胡思乱想,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好吧,那你可得计划计划了,这关乎你的人生大事!”格温说道,“你可不知道有多少姑娘争着抢着要邀请哈利!”

“我会的。”彼得慎重地说道。

然后他打开了医务室的门,发现只有哈利一个人在那里,哈利张口说道:“我让他们走了,并保证庞弗利夫人不会在这里逗留很久。”

“你真好。”彼得留恋的吻住哈利,哈利不满的推开他,说:“格温还在这儿呢!”

“咳,我什么都没看见。”格温赶紧说。

“好吧,不过我想我们也该走了。”彼得说道。

“那么晚安了二位!”格温说着钻进了被窝。

“晚安。”他们俩个回答道,然后走出了医务室,小心翼翼的关上门。

“我们也该说再见了?”哈利问道。

“送你到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门口。”彼得打道,然后牵起了哈利的手。

“这让我想起了那个晚上。”哈利晃着胳膊说道。

“哪个晚上?”彼得问。

“哦!别装傻。”

“拜托,那么多个晚上,我怎么知道是哪个。”

哈利突然停住,彼得回过头去,就在这时,哈利亲在了彼得的脸上。接着他说:“想起来啦?蜘蛛侠?”

“……”彼得有点大脑发热,他没说话,默默地牵着哈利的手往前走,走过一道空荡荡、湿乎乎的石墙,那后面是就是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了。

“还不打算说什么吗?”哈利笑着说,“那我可走了。”

彼得突然用力拉着哈利的胳膊,把他带到旁边,使他的后背贴着后面冰凉的墙壁,彼得低下头,不断缩短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哈利呼出的热气一下一下喷洒在彼得的脸上。终于他们之间的距离变成了零,两个人紧紧的贴着,彼得使劲吮吸着哈利几乎没有血色的唇瓣,两个人用力的吻着,不知道是谁先伸的舌头,他们一会儿在哈利的口腔里纠缠着,一会儿又跑到彼得的嘴里,彼得能感受到哈利冰凉的舌头舔过他的牙齿。老天,他觉得他硬了。又过去一会儿过后,两个人才放开彼此,他们的嘴唇之间连起一根淫靡的银丝,彼得静静地看着哈利迷离的视线和他半张着的嘴。突然哈利一口含住了他的喉结,彼得感觉下面更硬了,他忍不住呻吟出声,哈利轻轻地啃咬着,用舌尖爱抚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哈利才放过他,他凑到彼得耳边,说道:“晚安。”然后又咬了咬彼得的耳垂才走进公共休息室。

彼得站在那里,整个人欲火焚身,而哈利却就那样轻飘飘的走掉了。老天,这是要他命,彼得在心中呐喊着,但他还是爱死了哈利这个小妖精,于是彼得只好忍着欲望走上了六楼的级长盥洗室,匆匆的洗了个凉水澡后才回到格兰芬多塔楼里自己柔软的小床上。晚安,这个疯狂的世界。彼得想。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