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侏罗纪小面条

可能是个尸系文手……

[虫绿][霍格沃茨AU]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后的秘密10

p个s:当时写完才发现圣诞舞会的顺序被我搞反了,应当先吃饭再跳舞,请无视这个小bug。(另外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要跳什么舞,只好写了华尔兹orz)

<<<

最终章

【彼得】

“早!”“早!”彼得急匆匆的穿梭于走廊中,他在寻找哈利。这天是12月24号,圣诞舞会当日,而彼得却还没有成功邀请到哈利,他甚至还没有说出口!彼得一想起来这几个礼拜的遭遇就觉得无奈,他尝试了,至少五六次!然而——

“哈利!我有事情——”想问你,彼得话还没说完哈利的注意力已经在格温那了,她刚拍了拍哈利告诉他哈代教授找他。

“我想,你得下回再说了。”哈利留下这句话后急匆匆的穿过几个人走了。

“你刚刚想说什么?”格温随口问道。

“我刚打算对他发出邀请!圣诞舞会!”彼得气急败坏的喊道。

“哦!天啊,我不是故意害了你的好事的。但是哈代教授真的叫他。”格温举起双手痛惜的看着彼得。

“算了吧,反正还有时间……”彼得瘪了瘪嘴。

“还有时间?”彼得对格温吼道,这会儿他们正在礼堂里吃饭,“我刚才亲眼看到一个五大三粗的家伙邀请哈利!你说得对,这学校里几乎有一百号人排着队想邀请哈利!”

“哦,彼得……”格温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的圣母玛利亚!”彼得在魔药课教室门口对格温说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哈利最近总是很忙?每次打了上课铃后才急忙跑进教室,而且还坐的离我们很远!明明我旁边就有空座!他昨天甚至翘掉了变形课!”

“呃,彼得,我想你最近有些焦躁。”格温小心翼翼地说。

“焦躁?老天,我快要疯了!”彼得抓着自己的头发喊道。

“你有没有注意到还有一周就到圣诞舞会了?”格温吃早饭的时候说起来。

“我当然知道!”彼得塞了一口牛肉馅饼。

“我想你今天可以邀请哈利一起去霍格莫德,然后度过一个美好的下午,最后对他发出邀请。”格温提议道。

“你找到舞伴了吗?”彼得突然想起来。

“哦!当然,拉文克劳的麦克斯在昨天就邀请了我。”格温愉悦地说道。

“看来只有我没有了?”彼得问道。

“不,还有哈利。”格温神秘地说,“听说他拒绝了所有邀请他的女孩子,唉——”

彼得快速的吃完他的牛肉馅饼,向斯莱特林长桌走去。

“嘿!哈利,一起去霍格莫德?”彼得说道。万幸哈利答应了,于是两人先去了蜂蜜公爵,哈利品尝了新款的糖果,然后尖叫着买了一大把。他们在三把扫帚小坐了一会儿,因为里面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就走了出来。彼得贴心的为哈利围上围巾,两个人在满是积雪的路上慢慢逛着。彼得在心里告诉自己现在是邀请的最佳时机,于是在内心中鼓舞了自己一会儿后,彼得开口了:“哈利?”

哈利把埋在围巾里的脸抬起来。

“呃,我想说——”你愿不愿意跟我去圣诞舞会?彼得差一点点就说出来了!因为下一秒——“卧槽!”一大把鲜亮的红玫瑰出现在他俩眼前吓了彼得一跳,其中一株玫瑰上的刺刺在了彼得脸上,他捂着脸在雪地了嗷嗷直叫。

“彼!你没事吧。”哈利关切的问他。

然而这时候从上面跳下来一个人,他轻盈的落在地上,转了个圈,然后单膝跪地,捡起刚才扔在雪地里的红玫瑰,对着哈利说道:“啊!美丽的少年!你可否愿意和我一起参加圣诞舞会?”

这人有病吧,这是彼得在他开口前对他的印象,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中二的吗?可是当他发出邀请后彼得突然感觉到危机,哈利不会答应他吧,要说,他确实比自己准备的妥当多了——红玫瑰,飘洒的雪花。自己则只是……一句话。好吧,彼得在心里想,多亏刚才没说出口,不然哈利怎么可能会答应。

正在彼得暴风思考的时候,哈利展现出了他真实的面目,他一把拍下那一束红玫瑰,说道:“你弄伤了我的朋友。”然后拉起彼得就走,留下那哥们在皑皑白雪中凄惨的捡着玫瑰。

“哈利!我没事的。”彼得说道,他现在开始同情那位仁兄了。

“你刚刚想跟我说什么?”哈利突然问道。

“呃……”彼得顿时哑口无言。

哈利偏头看向他。

“我想说……你眼睫毛上有雪花。”呼——彼得在心里长呼的一口气,多亏自己太机智,看来这下要好好准备一番了。

哈利无语地看着他,没说什么。

于是就到了这一天,平安夜。

彼得花了一个礼拜搞了隆重的装饰,在有求必应屋里。好吧,他要做的其实就是想需要什么,然后它们就都出现了。现在有求必应屋里不光有烛台、鲜花、气球,还有一张柔软的床,彼得甚至严肃的考虑了是否需要润滑剂(误)。总之,在他搞定一切准备工作后哈利却不见踪影了?

所以就出现了开头中的场景,彼得几乎把学校掀翻了才在男生盥洗室找到了哈利,他急忙拉起哈利的手腕跟他说道:“可算找到你了,快,跟我去一个地方。”

“啊?”哈利一头雾水的被彼得拽着走,两个人停在了有求必应屋的门口。彼得上前捂住了哈利的眼睛,神经兮兮告诉他不要偷看,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两个人了走进去。彼得感觉哈利的眼睫毛扫着他的手心,于是他又说道:“不是说了不要偷看吗?”结果哈利一把扒拉开他的手,环顾着四周,这下轮到彼得不好意思了。

哈利看了一圈以后视线回到了彼得身上,虽然彼得在找他的过程中把自己搞的有些凌乱了,但是可以看出他精心打扮了一番,包括系上了不怎么系的领带。

“这都是为我准备的吗?”哈利问道。

“是,是啊。”彼得支支吾吾地说,“你——”

“愿意做我哈里奥斯本的舞伴吗?”哈利又问道。

“什?”彼得感觉这句话已经在舌尖了,但是竟然被哈利抢先了!彼得觉得自己太失败了,于是在哈利眼中彼得等着他棕色的大眼睛看了他好半天。

“快答应我啊。”哈利忍不住催促道。

“不行!”彼得突然正色起来,然而当他看到哈利仿佛就快要溢出泪水时,整个人都慌了起来,“别哭啊,哈利,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应当我来说这句话……你愿意做我的舞伴吗?”

哈利用一个吻回答了他,彼得觉得自己现在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虽然自己准备的东西都没怎么用上,但是哈利是他的舞伴了!呜呼!彼得在心中高呼。

【哈利】

那天刚下变形课,哈利和彼得先离开了教室,哈利看到彼得搓了搓手,然后开口说道:“哈利!我有事情——”

“嘿哈利!哈代教授找你!”格温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哈代教授,找我?好吧,哈利在心中疑惑了一下,接着他意识到彼得正有话要说,他只好含糊过去。

他逆着人流走回变形课教室,哈代教授正在里面整理刚刚上课用过的器材之类的东西,哈利叩了叩门,说道:“哈代教授,您找我?”

“哦!是的,哈利。”哈代教授乌黑的长发此时正盖住她的五官,她抬起头看向哈利,“我想有些事情,需要你的帮助。不过你也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

哈?

哈利皱了皱眉头。

哈代教授继续说下去:“九月份的时候我和兰谢尔在有求必应屋门口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

哈利简单的点点头,他知道哈代教授喊他来绝不会为这件事。

“你现在也不需要猜测我们想做什么了,因为我会把事情原委告诉你,但是作为代价,你得帮我们一个小忙。”哈代教授将头发别在耳后,绿色的眼睛看着他,露出了常见的微笑。

“看起来我是必须答应了?”哈利偏偏头,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是的。”哈代教授轻飘飘地说,“简单来说,兰谢尔希望在圣诞舞会后向泽维尔先生求婚。而他抓住了我的一些把柄,并希望我帮他一些小忙。”

“哇哦。所以你抓住了我的把柄打算要挟我?”哈利缓慢的说道。刚才这句话信息量可不小,兰谢尔真要和泽维尔校长求婚?老天,竟被我不幸言中了。

“嗯哼。”这算是一个回答。

“好吧。要我怎么帮?”哈利问道。

“很简单,但可能会牺牲不少你的课余时间。我要你,用任何方法将泽维尔从他的办公室引开。”

“兰谢尔想在里面干什么?”哈利不禁问道。这也太难了吧,难不成要他把办公室炸了?

哈代教授耸了耸肩:“我是做不到将他引开,他的眼睛仿佛能读人的思想。不过……你也许可以。”(因为哈利的眼睛也是这样啊嗷)

“我会试试。”哈利说道,然后走出了教室。

莫名其妙的给自己揽了一个重活,哈利重重的叹了口气。不过圣诞舞会马上就要到了……也不知道彼得刚才想说什么,难道是想邀请他?哦上帝,我怎么会表现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哈利想道。

随后的一下屋里他不断地受到了数不尽的邀请,都被他一一拒绝了。不过这也导致他一直没和彼得说上话,直到晚饭的时候他从格兰芬多长桌后路过,听到彼得对格温大声地抱怨(哦!真的不是他偷听,只是彼得说的太大声了,他怀疑自己就是在礼堂另一头也能听到):“我刚才亲眼看到一个五大三粗的家伙邀请哈利!你说得对,这学校里几乎有一百号人排着队想邀请哈利!”

哈利听到这话,加快了脚步,生怕彼得和格温看见他。竟然又被自己不幸言中了?彼得话里的醋意不小,看来他真想邀请自己,可他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行动?哈利颇感奇怪,但他还是快步走出了礼堂,毕竟有正事要干。说实话他到现在也没想好要怎么引开泽维尔校长,走一步算一步嘛,哈利在心中安慰自己。

当他站在泽维尔校长的办公室门口时,两尊石像正在里面自顾自的聊着天。“呃,泽维尔校长在里面吗?”哈利居然觉得有点紧张。

“在的,但你需要——”

“口令,我知道。埃里克兰谢尔。”说出这个名字真是让哈利感觉一阵恶寒,要不是兰谢尔这家伙自己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了。

“我想你需要知道,口令换了。”石像惋惜的看着他说道。

“什么?”该死,怎么会这样,这可不在预料之内。哈代教授并没有告诉他口令的事情啊,她只是说……用尽任何方法。好吧,既然这样,“我真的不能进去吗?可是我有急事要禀报泽维尔校长!”哈利露出焦急的神情,用眼神祈求着面前的两尊石像。他看到他们交换了一下视线,说不定有戏,哈利想。

过了好一阵,其中一尊石像说:“对不起,我得说你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但如果你真的有急事的话,你一定会知道口令的。”

该死。这些不近人情的家伙们,这下我可怎么交差。哈利可是第一次体会到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感受,倔强的小少爷决定一定会用尽各种方法撬开这扇大门,将泽维尔校长引开。

感谢上帝这没费他太久时间,他一到下课就到这转悠,猜测口令的内容,两天后终于凑巧赶上泽维尔校长从里面出来,谢天谢地,哈利感叹道。

“哦!泽维尔校长!”哈利赶紧说,“可以占用些您的时间吗,我有些事情想……”

“当然,我正好想去湖边散散步。”泽维尔校长悠闲地回答道,“不过,你没有课吗?”他看了眼怀表上的时间,两点,下午的课刚刚开始。

“没有。”哈利决定翘了哈代教授的变形课,她一定不会怪罪他的,毕竟这可是她交代的——用任何方法。

于是两个人一路沉默的走到湖边,迎着灿烂的阳光,泽维尔校长在湖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下,看着逆光里的哈利,而哈利对着他站着。

“现在可以说说了,你的问题。”泽维尔校长开口了,“我可以叫你哈利吗?你也可以叫我查尔斯。”

“当然。泽——”“查尔斯。”

哈利赶忙点了点头,和自己偶像面对面真让人紧张,特别是在斑驳的树叶映衬出的阳光下的他用自己的蓝眼睛注视着你的时候。

“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哈利组织着语言,“我知道您与兰谢尔,兰谢尔教授,的关系。”

查尔斯笑了笑,那真是一个甜美的笑容,和彼得的不一样。哈利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彼得的笑容,他看到自己没来上课肯定又该多想了。嘿!这是怎么回事,他努力把那个乱糟糟的棕色脑袋从自己本就混乱的思想里赶走。

哈利咳嗽了一下,接着说道:“我的意思是,彼得和我,我们……”拜托,这和我想的可不太一样,他只好硬着头皮说下去,“我们,正处在迷茫的关系中。我是说——”哈利看到查尔斯鼓励的眼神,“——我们像恋人一样拥抱亲吻,但是更多的时候,只是朋友。”

“哦!所以你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与他的关系?你们都不敢进一步说破它,天啊,这真是太美好了。”查尔斯感叹道,“如果我和埃里克也能回到那个年代……”

“那个年代?”哈利问道,他发誓那只是下意识的。他才不会想知道查尔斯和兰谢尔该死的情史。

“是啊……”查尔斯陷入了回忆,他踌躇了一下,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大概会是番外qwq)

……

哈利没想到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直到太阳渐渐没在云层里,留下一片余晖,查尔斯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哈利才不会承认自己到现在还沉侵在那个该死的故事里,这太不像他会做的事了!然而他还是在查尔斯保证下次继续讲之后才离去,还得到了新的口令,火热圣诞。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一有功夫就往查尔斯的办公室跑,他想他的任务完成的不错,因为哈代教授不时地向他传达一下兰谢尔的进度。但忙碌之中他已经好几天没和彼得好好说上一句话了,他俩甚至见面的时间都少的可怜,只是一个匆匆的早安或是晚安,更别提亲吻了。

终于熬到了周末,早餐时彼得邀请他到霍格莫德,他欣然答应了。于是两人度过了算是美好的一天?除了中途出来捣乱的那个中二病患者,哈利觉得这一天过得不错。只是彼得并没有向哈利所想的那样对他发出圣诞舞会的邀请,哈利觉得不解,总不会他想邀请别人吧……

哈利将自己的疑问在隔天告诉了查尔斯,而查尔斯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要他等待,并且保证彼得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

一周的时间迅速的过去了,这一周里哈利听完了查尔斯的故事,并且哈代教授告诉他他干的不错,兰谢尔已经搞定了。然而彼得却迟迟没有动静,他们还是很少见面,哈利任务完成后和格温一起吃早饭也常常见不到彼得的身影。

平安夜就这么到了。

哈利没想到自己可能是极少数没有舞伴的人之一了,他忍不住想,彼得不会是接受了别人的邀请吧?不过他相信查尔斯,果然,当他正在盥洗室里洗手时,彼得突然把他拉到有求必应屋。

环顾着四周的装饰物,哈利心中十分感动。原来彼得的不见踪影是为了自己,当然他还是问了:“这些都是为我准备的吗?”

当听到彼得支支吾吾的回答时,哈利觉得自己好像没办法再等了,于是:

“愿意做我哈里奥斯本的舞伴吗?”


【圣诞舞会】

【彼得】

礼堂里的四条长桌的消失了,同学们都盛装出席,彼得用了不少发胶才把头发都整齐的立在脑袋上,他穿着哈利给他的正装,酒红色西装外套和西裤,黑白格的衬衫,整齐的系着一条灰色领带,当然还有擦得锃亮的牛津鞋。

而哈利,穿着一套黑色的修身西装,黑色衬衫开了两粒扣子,上面印着绚丽的朱红色花朵。顶着不出意料的花了半个钟头吹出的柔顺金发,吸引了礼堂里多数人的注意力,彼得更是自始至终将视线黏在哈利身上。

礼堂周围的墙壁点点星光闪烁,礼堂正中的舞池里无数璧人正在翩翩起舞,音乐从四周倾泻出来。彼得拉着哈利在旁边餐桌坐下,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这时格温和麦克斯旋转着到了他们身旁,彼得看到格温的金发盘起,有一簇没梳上去,自然地卷曲着,她穿着抹胸的黑色漆皮长裙,涂了个鲜艳的大红唇。他接着便听到哈利小声的一句哇哦,格温跟麦克斯说了句什么后,来到他俩身旁给自己拿了一块水果馅饼。她咬下一大口,然后很没形象的和他们说道:“哇哦!这真是太累人了,伙计们,你们就这么坐着吗?”

哈利挑了挑眉。

“可是我不会跳舞。”彼得讪讪地说。

“你不会哈利就不会了吗?”格温反问道。

“哦!我可不知道你会。”彼得惊讶的看向哈利。

“现在你知道了。”哈利站起身解开了西装扣子,向他伸出手。彼得也赶紧站起来牵住他的手,两人向舞池走去。

哈利将彼得的手搭在自己的腰上,现在放的音乐是一首华尔兹舞曲,彼得说不上来叫什么,他只是注视着哈利,感觉即将沉溺在他如汪洋般耀眼的灰蓝色的眸子中。哈利微微启唇:“你只要跟着我的脚步就好了。”彼得点了点头,接着哈利也把自己的手搭在彼得的腰上,彼得可以感觉到他手下哈利衣服布料滑滑的感觉,他俩的另一只手握在一起,彼得感觉自己的手渗出了些汗,哈利缓慢的迈出一步……

彼得渐渐跟上了哈利的节奏,在优美抒情的背景音乐下,彼得逐渐自在了起来,他盯着哈利的眼睛,两个人在舞池中旋转、倾斜、摆荡,带动舞步移动,周围人也都注意到了这边。彼得和哈利的身体也严丝合缝的贴着,他感到西服布料之间的摩擦,看着哈利的嘴唇从没有血色到红润起来,彼得觉得心中燃烧了一团热火。

这时,哈利不自觉的伸出他嫩粉色的舌尖舔了舔上唇处的死皮。他太他妈的性感了!这几乎要了彼得的命,导致了哈利准确的踩在了他的脚面上。

“哦!老天,彼得!我不是故意的。”哈利慌张的说道,两个人停了下来。

而彼得用他火热的唇舌告诉哈利他不在乎,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亲的难舍难分,彼得悄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偷看哈利颤抖着的眼睫毛,白皙的皮肤,零星的几点雀斑……直到一曲终了。

彼得是在听到爆发的喝彩声时惊醒过来的,他的脸迅速红了起来,拉着哈利一路小跑到刚才角落里的餐桌旁。

“干得不错。”格温简单的评价道。她正和麦克斯坐在那里歇息。

“谢谢夸奖。”彼得没脸没皮的说道,然后给自己拿了一大盘红烩牛肉,“你说的没错,这真是太累人了!哈利,你要不要吃一点什么?”

“都好。”哈利说完,在彼得身旁坐下。

于是专职保姆彼得帕克先生尽职尽责的喂给了哈利一整顿晚餐,直到哈利喝完最后一口蒲公英果汁。

“嘿!快看那!”格温突然喊道。

他们顺着格温的视线看过去,发现泽维尔校长一挥魔杖,礼堂的一侧便出现了一个高高的舞台,这时,古怪姐妹涌上舞台,观众们爆发出雷鸣般的热烈掌声。接着不少人跟着她们欢快的曲子跳起来舞,更多的是在底下尖叫着欢呼着。格温拉起麦克斯激动地也加入了进去。

“真不懂她们的审美。”彼得看到哈利从上向下的大量着舞台上的古怪姐妹们,她们的毛发都很浓密,穿着故意撕得破破烂烂的黑色长袍,各自拿着乐器忘我的演奏着,整个礼堂里回响着热情的音乐及更加热情的观众们制造的声响。

“我们也去吧?”彼得揽住哈利的肩膀

“真拿你没办法。”哈利在彼得脖子上轻轻地撕咬了一下,他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彼得问道。

哈利又露出了他最迷人的笑容,不厚的嘴唇抿在一起,脸颊上两道细长的酒窝,眼睛也变成一道弯弯的月牙形,但还能看到蓝色的眼珠,睫毛一耸一耸的……他真的太太太他妈辣了!彼得在心中尖叫着,叫嚣着想把他吞进肚子。但是最终他只是捣了捣哈利柔顺的金发还被他一脸嫌弃的拍开手并收获了一个来自奥斯本小少爷的警告。

于是两人缓缓走进众人围绕的舞台旁,“呜呼!”彼得迅速的加入观众之中,而哈利只是倚在他的怀里。

“拜托!你不能感受到音乐的魅力吗?”彼得对哈利喊道。

“可我觉得这太吵了!”哈利答道。

“什——么——?”彼得拉长了音,原谅他真的没听清楚哈利说了什么。

“我说!太吵了!”哈利不满的答道。

“哈?我还是没听见。”彼得又问道。

“该死。”哈利小声咒骂了一句,好吧彼得终于听到了。然而下一秒哈利已经将自己的唇贴了过来,彼得急切的吻上,一吻终了,热烈的乐器演奏下,彼得对哈利喊道:

“你愿意和我约会吗?”

哈利再次用一个吻回答了他,彼得收回之前的想法,现在自己才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FIN


评论(1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