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侏罗纪小面条

可能是个尸系文手……

[虫绿][霍格沃茨AU]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后的秘密01


这篇其实早就写完了,然鹅一直没有发出来,当作元宵节贺文好拉。
一共十章,HE保证,包含微量EC和锤基就不占tag了。
剧情不是很强(可能有些bug),有些语句改自hp原著,希望不会ooc太严重。
最后祝大家观文愉快,元宵节快乐 ・∀・)ノ

<<<

C1

“嘿!”彼得大力的揉了揉哈利的金发,害的哈利差点一头栽进面前的牛奶里。

“你在搞什么?”哈利抬起头,瞪了彼得一眼,继续优雅的与面前的早餐作斗争。

“我给你带了这个”说着彼得掏出了一份三明治,“蓝莓馅的。”

哈利接过来,咬了一大口:“恩!还不错耶。”说完,给予了彼得一个赞美的眼神。

“你从哪搞来的?”哈利问道。

“这可是我昨天晚上偷偷跑去厨房请温吉教我做的。”彼得自豪的答道。

温吉是打扫格兰芬多塔楼的家养小精灵,由于彼得经常熬夜做研究写论文,一来二去便熟悉了起来。而一大早就羡煞旁人的彼得和哈利可称得上是竹马竹马。
彼得帕克,五年级,一头乱糟糟的棕发,一字眉,身为格兰芬多级长话多到在兰谢尔教授的课上都停不下来,当然,学习成绩优异。父亲是著名的理查德帕克非凡药剂师协会现任会长。母亲玛丽帕克则是一位美丽动人的麻瓜。

哈利奥斯本,五年级,金发碧眼,标准的美人样,斯莱特林小少爷。父亲诺曼奥斯本毕业后进入了魔法部,虽然他的财富和血统使他有些傲慢自大目中无人(少爷自然也遗传到了),但却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位部长的候选人。而他的母亲艾米丽奥斯本在生他时难产去世了。

顺带一提,兰谢尔教授是格兰芬多的院长,同时也是魔法史教授。传说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像鲨鱼一样,只不过他一直阴沉着脸,也就没人能一睹他的笑容了。现任校长看起来十分年轻,但是只是看起来十分年轻,他年纪与兰谢尔教授相仿。“相仿?天啊你在开玩笑吧格温!”彼得惊叫起来。“这可记载在《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上,你是在质疑吗彼得?”格温回击道。哦,忘了说,格温史黛西,也是格兰芬多的级长,彼得和哈利共同的好朋友。

“可他们看起来像是差了至少十岁!不是吗哈利?”彼得不甘心的说道。

“哦得了吧彼得,能不能好好听格温说。”哈利无奈的捋了捋额前的碎发。

他们正在去上魔法史课的路上,这是升上五年级后的第一堂课,格温可不想迟到。“快走吧小伙子们”,格温说着加快了脚步“我可不想开学第一节课就被兰谢尔教授骂。”彼得和哈利也赶紧跟上。

同学们鱼贯进入教室,兰谢尔教授早就站在了讲台前。大家都坐下后,兰谢尔教授用与往常一样低沉的嗓音说道:“在我们开始上课前,我认为需要提醒你们一下,明年六月,你们就要参加一项重要的考试了,那时你们将证明自己记住了多少魔法史上的重要事件和人物。尽管这个班上有不少人从来不听讲,但我希望你们在O.W.Ls考试中都能够勉强及格,不然我会……很生气。”

他的目光落在彼得脸上,彼得抖了一下,但他很快移开了目光。

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捏了下哈利冰凉的小手,抽动嘴角,说:“你认为他刚才在看我吗?”哈利也捏了一下他的手,没有说话。

兰谢尔教授开始了他昂长无聊的授课,今天他讲述的是巨人战争的课题。格温正认真的埋头记笔记,彼得一不小心打了个哈欠,格温用余光瞪了他一眼,彼得赶紧装作在认真听讲的样子。哈利嗤嗤的笑起来,随后也被格温瞪了一眼。于是乎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二十分钟里,彼得画满了一整张羊皮纸麻瓜世界的超级英雄形象,哈利除了睡眼朦胧的看着彼得发愣,就是嘲笑他可笑的超级英雄。这期间格温不断地用余光瞪他们。

“你们没有听到兰谢尔教授说吗?今年可是O.W.Ls年,你们根本就没有认真听他讲课”格温一下课就对着他们俩说道,“彼得,你可是级长。”

“可是我们努力听了,只是,只是兰谢尔教授讲的太枯燥了,如果换个老师我大概还能听进去。”彼得说。

“哦彼得,你不能怨别人。”格温反驳道。

“可是彼得说的没错啊,确实很无聊嘛。”哈利揉了揉眼睛,附和道。

“天啊,我真是受不了你们两个,以后不要把笔记借给你们了。”格温表情缓和了些。三人离开了教室,走向地下教室,准备上魔药课。

在地下教室门外的队伍中站定后,格温对着彼得和哈利问道:“你们想过从霍格沃茨毕业后要做什么吗?”

“这个嘛”彼得挠了挠头,他的棕发更乱了,“当个傲罗?但我想我可能还得再出色些,你呢哈利?”

“我可不想像我爸一样在魔法部工作,也许,去古灵阁?他们不是收算术占卜结业的人嘛,还能有环游世界的机会呢!”哈利眨着他灰蓝色的眼睛答道。

天啊哈利想去古灵阁工作,可是我没有选算术占卜啊。彼得在心中懊恼到,殊不知自己的一字眉已经皱成一团。

“哈哈哈,放心啦彼,我只是随便说说。当个傲罗也不错,没准还能和你那些麻瓜世界里的超级英雄相遇呢!”说完哈利便和格温一起笑作一团。

“嘿!”彼得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使劲的把哈利的金发揉乱。

“哦!不要动它!我吹了半个小时呢!”哈利一边躲一边瞪着彼得。

格温笑得直不起腰来,早就忘了自己提出的问题。“上课铃响了,别闹了伙计们。”

看到康纳斯教授打开了地下教室的门,彼得收回了按在哈利脑袋上的手,哈利又狠狠地瞪了彼得一眼,两人跟着队伍一起走进教室。

康纳斯教授负责魔药这门科目,他总是一个人研究魔药配方,有些神神叨叨的。彼得对他的印象还可以,“虽然严格但是总比兰谢尔教授好多了。”他这样评价道。

“想必你们已经听兰谢尔教授提过了有关这一年的重要性。”康纳斯教授走向讲台,“明年,你们中的有些人就不能再上我的课了。因为只有在O.W.Ls考试中得到良好以上的学生才可以进入我的N.E.W.Ts魔药班。”

“当然,我们还需要再坚持一年。因此,不管你们是否准备参加N.E.W.Ts考试,我都建议你们大家集中精力学好功课,以达到我所要求的水平。”他继续说道,“今天,我们要配制一种普通巫师等级考试中经常出现的药剂:缓和剂……”

康纳斯教授讲着注意事项,彼得出神的望着和前排其他斯莱特林们坐在一起的哈利毛茸茸的后脑勺,他的金发还保持着刚刚那个乱糟糟的样子。彼得听到有几个讨厌的斯莱特林取笑哈利的“新发型”,哈利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聚精会神的听着康纳斯教授讲话。彼得看向左边,格温也全神贯注的听着。

“……配料和配置方法——”康纳斯教授一挥魔杖,“在黑板上。你们所需要的一切——”他又一挥魔杖,“在储藏柜里。你们有一个半小时,现在,开始吧。”

哦,哦我的老天,彼得突然慌乱起来,他刚才完全没有听到康纳斯教授讲的重点。看着黑板上复杂的配方,彼得的一字眉又皱成了一团。格温已经快速的开始了她的操作,哈利也是。彼得赶紧理清头绪,按照顺序和分量将配料加入坩埚中……

“哦,还有十分钟,你们的药剂现在应该冒出一股淡淡的银白色的蒸汽。”康纳斯教授轻快地说道。

彼得已经将袖子卷起,满头大汗,他的坩埚里正激烈的反应着,灰色的药剂中翻腾着气泡,哪有什么淡淡的银白色蒸汽。他绝望的看向教室,哈利的坩埚上正冒出这样的一股蒸汽,他的袖子也被卷起,露出了奶白色的小臂,彼得仿佛能看到青绿色的血管和正流动着的血液。

哈利也刚好看向彼得,隔着这层银白色蒸汽,他的脸庞变得有些朦胧,接着他突然笑了起来,彼得发誓这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笑容,他的眼睛像弯弯的月牙,嘴边凹进去两道细长的小窝,唇启露出了整齐的牙齿。彼得看呆了,而且他没有意识到哈利是在笑他的药剂——正在坩埚里翻腾着,还有几滴飞溅出去落到格温的袖子上,而格温——正瞪着他,面前的坩埚里也逸出了淡淡的银白色的蒸汽。

“时间到!”康纳斯教授说道,他开始在教室内巡视,他走过哈利的坩埚,露出了赞许的眼神,“非常好奥斯本先生,斯莱特林加十分!”

彼得也在心中为哈利高兴,可是——天啊,怎么办啊,就快要到我了,彼得急得焦头烂额,可惜不管再想办法补救着什么,终究是无济于事。

“啊,史黛西小姐,非常好,格兰芬多也加十分!”他听到康纳斯教授高兴的评价道。

彼得在心中默默祈祷着。“帕克先生?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你平常的水平啊。”“呃,教授,我……”这时候前排好几个斯莱特林讥笑着抬起头来,彼得感觉头皮都在发麻。“帕克先生,这样可不行,你得记得找我补习。”“好…好的,教授。”

康纳斯教授又点评了几个同学的药剂后,说道:“请我没有检查到的同学将你们的药剂装进一个大肚长颈瓶里,仔细标上自己的姓名,拿到我的讲台上接受检查。家庭作业:在羊皮纸上写十二英寸长的论文,论述月长石的特性和在制药方面的用途,星期四交。”他顿了一下,“帕克先生,记得抽空找我补习。好了,下课吧各位。”

彼得木木的坐在座位上,他还从没有在魔药课上失误过,他默默地注视着周围的同学们把他们的药剂放进药剂瓶内,直到哈利走过来。“嘿!”他又打起精神,说道,“干得不错啊,伙计。”哈利没吭声,只是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捏了捏。“快走吧,磨蹭什么呢。”格温走过来。“走吧。”哈利小声说道,他的声音像是挠在了彼得的心上一样,让他欲罢不能。

彼得答道:“好。”

“没关系的,只是一次,是吧?”格温试图安慰彼得。

“走吧,吃饭去吧,彼才不会在意这种小事呢。”哈利说完,对彼得笑了笑。

“当然了。”彼得也笑了起来“不就是补习吗,去他的——”伸出胳膊搭在了哈利肩上。

哈利跟着他们一起坐在了格兰芬多的长桌。彼得拿了一大块牛肉馅饼,哈利正喝着南瓜汁,格温突然惊叫道:“天啊,你们快看!兰谢尔教授和泽维尔教授!”“哪哪哪?”彼得不顾嘴里塞满了馅饼,“喇个折维尔?(哪个泽维尔)”“校长先生!”格温快速的答道。

“哦,彼得,把这口咽下去再看不会死的。”哈利仍然淡定的喝着南瓜汁。

“哦我的老天爷,兰谢尔教授是在喂泽维尔教授蛋奶糕吗?”格温再次惊叫道。

“哈?”哈利差点把南瓜汁泼在衬衫上。这时候彼得发现,整个礼堂都在窃窃私语,大家都在猜测他们两人的关系。

“哦哈利,我想他们可能真的有一腿。”彼得同情的看着他。要知道,高傲如哈利也是会有偶像的,查尔斯泽维尔教授,就是他的偶像。泽维尔教授一头棕色卷发,拥有一双湖蓝色的眼睛,性格温和,毕业于拉文克劳,魔力强大。每次彼得吃巧克力蛙时拿到泽维尔教授的卡片都得献给哈利,彼得认为哈利至少有一抽屉这样的卡片。而现在——哈利咬牙切齿的与面前的糖浆水果馅饼做斗争,就好像它是兰谢尔教授一样,“那个老头子,他怎么敢……”

“哦可怜的哈利”格温感叹道,给自己拿了一块肉馅土豆泥饼。彼得终于把那一大块牛肉馅饼都咽下去了,但他莫名的感觉心里酸酸的,哈利那么喜欢泽维尔教授?可是他,可是他……彼得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泽维尔教授的缺点,看来哈利是不会喜欢我这种人的。等着,如果哈利喜欢的是泽维尔教授,那我算什么……哈利果然只把我当好朋友吗?不对,我们就是好朋友啊……彼得在心中碎碎念个不停,又想起了魔药课的时候哈利看他的眼神……

三人沉默了一阵,哈利突然说道:“我又不想和教授上床。”

“噗哈哈!”格温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什,什么?哈利说他不想和教授上床,也就是说,我还有机会!好学生彼得得出了结论。彼得一高兴,又给自己拿了一大块牛肉馅饼,说道:“嗯嗯,我们都知道,哈利也多吃点,不要伤心了。”

“彼得你少吃点吧。”哈利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我看着都饱了。”

终于,在彼得迅速的又喝了一碗南瓜汁后,三个人走向大理石楼梯,“哦,天啊,好撑。”彼得忍不住感叹道。

“你还知道撑啊。”格温回击道。

“切,下节课是什么啊?”彼得问。

“忘了吗,你下节是占卜哦,我和格温可还等着你学成给我们预言呢。”哈利打趣道。

“嗷!”彼得发出一阵哀嚎,占卜课可以算是除魔法史以外他最讨厌的一门课了!而哈利和格温都选修的算术占卜!

三年级的时候,哈利和彼得曾大吵一架,哈利两个礼拜没理彼得。届时正赶上决定以后要上的选修课,彼得自然想和哈利上一门课,而哈利警告格温闭紧嘴巴不要告诉彼得,彼得甚至躲进女盥洗室偷听她们女孩子讨论八卦,可惜他只听对了一半。

于是——彼得只好一个人走上闷热的北塔楼,比起教室,那里更像是阁楼和老式茶馆的混合物。至少有二十张圆形的小桌子挤在这间教室里。每张桌子周围都有印度印花布的扶手椅和鼓鼓囊囊的小坐垫。每样东西都由一道暗淡的猩红色光线照亮着;窗帘都拉拢了,许多灯都披有深红的灯罩。教室里暖和得令人感到郁闷,壁炉里塞得满满的,火上烧着一个大铜壶,于是火焰就发出一种沉闷、发腻的香味。圆形墙壁周边都是架子,架子上放满了灰尘满面的羽饰、蜡烛头、破旧扑克牌、无数银色的水晶球和一大堆茶具。

每节占卜课彼得都在混沌中度过,解梦?谁能记住梦呀。彼得的占卜课伙伴是郝奇帕奇的斯考特萨默斯,他也是五年级,两人还算是有共同语言,比如现在,他们正兴冲冲的讨论刚刚礼堂里兰谢尔教授和泽维尔教授的八卦和假期里的魁地奇世界杯。

“帕克先生”门罗教授突然叫到他,“请来讲述一下你昨天的梦。”

“呃,好。”彼得站起来,“我想,我梦到自己变成了蜘蛛侠,呃,他是麻瓜世界的超级英雄,可以吐丝,飞檐走壁,伸张正义。”说道这里彼得听到那几个讨厌的斯莱特林又笑起来,他决定编下去,“然后我看到一个犀牛人,我就去和他打架,最后我取得了胜利。”

“哇,哥们,编的不错啊。”斯考特小声说道。

“好的,帕克先生,那么接下来请你解读一下这个梦。”门罗教授给了彼得一个鼓励的眼神。

“呃。”彼得翻开解梦指南,“好吧,我想,用我的年龄加上做梦那天的日期,还有主题词的字母个数,这样可以得出……我可能会遇到苦难和考验?”

门罗教授点点头示意他坐下,又叫了几个同学解读他们奇怪的梦境。最后门罗教授布置他们记录下一个月里每天做的梦。“天啊,这要编到什么时候!”斯考特大声的抱怨道。彼得想,看来得叫格温和哈利帮他编几个了,不知道哈利会不会答应……

彼得走下银色的梯子,在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室前遇到了哈利和格温。不等彼得开口,格温就抱怨道:“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有多少家庭作业了,兰谢尔教授叫我们写一篇一英尺半长的文章,谈巨人的战争。康纳斯教授又要一英尺长的论文讲那个该死的月长石。现在算术占卜又留了一大堆作业,希望黑魔法防御术能好点。”

“你不知道,门罗教授要我们记录下一个月来每天做的梦!而且我还要去找康纳斯教授补习!”彼得附和道,“不过你们听说了吗,这学期黑魔法防御术是泽维尔教授的妹妹教。她是个易容马格斯。”说完视线在哈利脸上若有若无的瞟了两下。

“我都说不想和泽维尔教授上床了,让他和兰谢尔好好的吧。”哈利一把掐住彼得的脸,“怎么,想和我上床吗?”他挑眉。

“不,不不是,当然不是了,哈哈。”彼得尴尬的笑了笑,心脏咚咚咚的快要跳出来,后背冒出了不少冷汗。

“开玩笑啦,你不会当真吧。”哈利说着一把拍在彼得背上。

平安的度过了黑魔法防御术课,泽维尔教授人很好,或者说,非常好。

“她甚至没有留家庭作业!”彼得手舞足蹈的说着,“这大概是今天最棒的事情了!”

晚饭时彼得一直盯着斯莱特林长桌上的哈利,他想起了黑魔法防御术课前哈利对他说的话,那是什么意思呢?难不成,哈利也喜欢我?不然他为什么会开这种玩笑。彼得在心中安慰自己,接着他看到哈利和一个黑头发的六年级生交谈甚欢,“嘿,那家伙是谁?”彼得紧张的问格温。

“你级长会的时候都在做什么?他是斯莱特林的级长,洛基劳菲森。”

“奥。”

“不过不要担心啦,他不会拐走你的小男友的。”

“什么呀……”彼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得了吧,就你们俩这样,我都不好意思做电灯泡。”

“可是哈利要是不喜欢我呢。”彼得犹豫了一下,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放心吧,哈利绝对是喜欢你的。”格温信誓旦旦的答道。

彼得听到这话,觉得心里踏实了不少,一不小心又吃多了。

“跟你的哈利一起走吧”格温说,“我约了琴一起去图书馆。”

“好。”彼得对格温挥挥手,“一会公共休息室见。”

彼得走向斯莱特林长桌,哈利看到他过来,也站起来走向礼堂门口。“走啊,格温说她还要去图书馆。” 彼得对哈利说。

“那我们呢?”哈利看着他,彼得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吸时的鼻息。

“呃,我不知道,也许,我该送你回宿舍?”

哈利笑了:“好啊,那走吧。”说着拉起了彼得的手。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拉着的手没有放下。在一道空荡荡、湿乎乎的石墙后面,是一门狭长、低矮的地下室,墙壁和天花板都由粗糙的石头砌成,圆圆的,泛着绿光的灯被链子拴着,从天花板上挂下来。

“就到这里?”彼得问。

“就到这里。”哈利答,“那么,晚安喽。蜘蛛侠先生?”

“什,什么,你怎么知道的?那个梦。”

“哈哈,斯考特告诉了托尔——郝奇帕奇的那个金发大胸男,洛基的哥哥,他告诉了洛基,刚刚吃饭的时候洛基告诉了我。”哈利又笑起来。

“原来是这样…”彼得懊恼起来。

但是,下一秒,彼得感觉到一个软软的东西接触了他的脸一下,那是哈利的唇。

大脑当机的感觉就是这样了吧,彼得看着哈利转身跑进了休息室,呆呆的楞住了。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