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侏罗纪小面条

可能是个尸系文手……

[虫绿][霍格沃茨AU]巨怪棒打傻巴拿巴挂毯后的秘密02

C2

彼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休息室的,但是他现在在门口——忘记了口令。彼得摸着自己的脸说道:“呃……也许是茴香麦片?”

“好吧,并不是……”彼得郁闷的想,这下好了,我只能等第二个人来了。万幸的是没过多久格温就来了,她和琴道了别之后对彼得说:“嘿!你怎么在这站着?”

“啊,格温!太好了你来了,你不会相信,刚刚哈利亲了我!虽然只是脸,呃,可是这让我忘记了口令,所以只好在这里等第二个人来……”彼得赶紧将刚刚的经历告诉格温。

“哇哦,没想到哈利动作很迅速嘛~”格温一脸八卦的样子看着彼得。

“我说,级长先生和级长小姐,你们到底要不要进来?”胖夫人终于不耐烦的问道。

“哦!米布米宝!”格温说。

肖像弹开了,露出后面的洞口,他们两人爬了进去。休息室里正是热闹的时候,同学们要么在激烈的讨论作业,要么就三五成群的聊着八卦。彼得随意的坐进一把扶手椅里,“我收回关于黑魔法防御术课的话,这才是今天最棒的事!”他兴致满满地说道。

“哦彼得,你大可明天当着哈利的面感叹。现在你真的不打算解决一下家庭作业吗?”格温正在翻阅她刚从图书馆借来的书。

“哦,是啊…”彼得马上泄下气来。他展开那张写着康纳斯教授论文标题的羊皮纸,拿起羽毛笔……

窗外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格温早就回到了女生宿舍,公共休息室里几乎空无一人了,彼得终于完成了那篇关于月长石的论文。不知道哈利现在在干什么呢,彼得把东西都塞进书包,爬上石头螺旋式的楼梯,悄悄的走进了自己的宿舍,晚安,哈利。彼得想。

第二天早晨,天气明媚,昨晚的小雨停了,只是刮着凉爽的微风。彼得走进礼堂,一眼就看到格兰芬多长桌旁的哈利——他袍子里的绿色在一堆格兰芬多中十分显眼,他正在和格温聊天。彼得赶紧走过去,“嘿!”彼得说着,坐到了哈利对面。

“早啊。”哈利给自己倒了一些咖啡,悠闲地答道。

“给我也来一杯吧。”彼得说。

深棕色的咖啡流畅的进入彼得面前的咖啡杯里,哈利顺手给他加了两包糖。彼得接过杯子,又给自己拿了个浆果馅饼。他们都没有提起昨晚的事,三个人只是随便聊了聊,便走出了礼堂。

首先是两节魔咒课接着是两节变形课,正如彼得所想,魔咒课教授和变形课教授都花了十五分钟来强调O.W.Ls考试的重要性。

魔咒课简直是一场噩梦,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复习飞来咒——因为这是O.w.ls考试中肯定会有的内容,而下课时,教授又布置了一大堆魔咒作为家庭作业。“ ’哦上帝!’连格温都抱怨起来。”


变形课也好不到哪去,哈代教授严肃的说:“今天我们要开始学习消失咒,它比你们一般在达到N.E.W.Ts水平时才会练习的召唤咒简单一些,但它仍然是你们O.w.ls考试中会出现的最难的魔法。”一个小时下来,彼得绝望的发现消失咒的确难得要命,他最多做到让蜗牛壳消失。“没关系,彼,这已经足够好了。”哈利笑着安慰他说(他刚试到第三次就成功让蜗牛消失了!因此从哈代教授那为斯莱特林赢得了十分作为奖励)。没过多久,格温也成功了,彼得听到哈代教授说“非常好!史黛西小姐,格兰芬多也加十分!”他变得焦躁起来,哈利打算手把手教他,这让彼得更加慌乱起来,他一挥魔杖,差点将他的蜗牛壳敲碎!当然,最后彼得还是成功了,哈代教授又为格兰芬多加了十分。同时他们三人免除了家庭作业!“呜呼!哈代教授万岁!”彼得呼喊道。

格温说道:“也不想想是谁教你的~”

“对哦,哈利最棒了!”彼得一把揽住哈利的腰,把他带离了地面。

哈利借机凑到彼得耳边,对他说:“吃完饭到有求必应屋门口等我。”说完笑了起来,挣扎着要彼得把他放下来,吸引了不少周围的目光。

彼得吃饭时对格温坚决否认他脸红了。接着,他顺着旋转楼梯爬上了八楼。哈利早就在那站着了。“怎么不进去?”彼得问。

有求必应屋是他们几个之间的小秘密,平时只是一面普通的墙,它的对面是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彼得对于发现它感到沾沾自喜,连格温都对此感到惊奇,她说《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都没有记载!而彼得则是上厕所时拐错了弯,误打误撞进去了之后发现里面是个精致的盥洗室。后来跟那个喜欢他的家养小精灵提起时,温吉告诉他当使用者集中精力去想需要的场地,并三次走过那段墙后,墙上便会出现一扇非常光滑的门,就可以进入有求必应屋了。

“有人在里面。”哈利说。

“我还以为只有我们知道这里呢。”彼得说,“那现在怎么办?”

话音未落,墙面开始变化,“老天,不管里面是谁,现在他们要出来了!”彼得紧张的说道,“他们肯定不会高兴在这里撞见别人的……”

哈利顺手掀开了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他说道“彼得!快看。”那挂毯后面竟然是空的!彼得想都没想便拉起哈利藏在了那后面。

这时他们听到了大门打开的声音,接着是脚步声,两个人。

“菲利希亚,非常感谢您的帮助。”一个低沉的男声说道。菲利希亚?那是哈代教授的名字。

黑暗中彼得瞪大了眼睛,他抓住哈利的手紧了紧。

“哦艾力克,小事一桩,我会去引开查尔斯的。”

“兰…” 彼得差点惊叫出来,艾力克!那是兰谢尔教授的名字!他要对泽维尔校长做什么?哈利赶紧捂住彼得的嘴,这使得他们俩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哈利几乎把全身的重量压在了彼得的身上。彼得甚至能听到他俩的心脏都在咚咚咚的狂跳着,哈利的眼睫毛忽闪着,一下一下的蹭在彼得的下巴上。

“谁在那?”兰谢尔教授警觉地问道。

糟糕,他不会听到了吧,彼得的心脏跳得更快了。哈利不再捂着他的嘴,而是改成紧紧的抱住彼得。彼得又差点惊呼出声。

“艾力克?”他们能听到哈代教授说,“怎么了?”

“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兰谢尔教授接着说道。

“怎么会,这里完全没有躲藏的地方,那挂毯后的隧道早就被埋了,放心吧,这会儿查尔斯不是在吃饭就是在教员休息室呢”哈代教授说。

什么?被埋了?这是怎么回事?彼得感觉哈利抱着自己的手又紧了紧,快要掐进自己的肉里,他拍了拍哈利的后背,又轻抚了一下哈利软软的头发。

“走吧。”兰谢尔教授答道。

确定两人已经走开后,彼得才拉着哈利出来,一会的功夫彼得已经出了一身的汗。哈利松开紧紧抱着彼得的手,那神情,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哈利说:“快走,我们去找格温。”

“我们不应该先去提醒一下泽维尔校长吗?万一兰谢尔……”彼得赶紧说。

“我不知道。”哈利抢先说,接着拉起彼得的手,“泽维尔校长应该自己有分寸吧。但那隧道是怎么回事?什么叫早被埋了?”

哈利说的有道理,那隧道确实令人感觉怪怪的。跑回礼堂的路上,彼得正义感爆棚的想着他们将会阻止一场阴谋的发生,说不定是两场……然而格温并不在礼堂,两人又一路跑到公共休息室。


“米布米宝!”彼得不等胖夫人开口就喊道,接着钻了进去。格温果然在,她正在写家庭作业。“格温,快出来!”彼得抓起格温的书包,把她的东西都塞了进去,“十万火急!”

“哦,好的……”格温一头雾水的看着彼得焦急的收拾东西,把手中的羊皮纸卷起来。

出了公共休息室,格温就看到了正在跟胖夫人说话的哈利。哈利看到他们之后对胖夫人说:“失陪了,我想我得走了。”

“哦,哈利!你这么快就勾搭上了胖夫人,我以前还没见过她笑的那么开心。”格温说。“格温!这个一会再说。”他们正走出城堡,彼得开始讲起了刚刚的冒险故事……

“天啊,这真是太惊险了,你们差一点就被兰谢尔教授发现了!”格温听后开始迫不及待的发表感想,“真无法想象兰谢尔教授要做什么,但是那个隧道又是怎么回事呢?说不定《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上会有记载,晚饭后我要去图书馆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你们俩要不要来?我想彼得你急需解决一下家庭作业。”

“好。”哈利和彼得同时说道。

“可是我们真的不用提醒一下泽维尔校长?万一兰谢尔教授趁他不在搞破坏怎么办?”彼得再次担心的问。

哈利说:“反正我不要,要去你自己去。”

“好吧。”彼得瘪瘪嘴。

教保护神奇生物课的麦考伊教授是个年轻人,他对同学们很和蔼,也很容易紧张。这堂课讲的是护树罗锅,三个人一只,麦考伊教授需要他们画一张护树罗锅草图并标出他身体的各个部位。彼得哈利和格温借机一直在底下偷偷讲话,“嗷!”彼得把护树罗锅抓得太紧了,几乎要把它折断了。护树罗锅挥起尖利的手指在彼得手上狠狠的打了一下,在彼得的手上留下两条又长又深的伤口。

“哦,彼!”哈利有点哭笑不得。

“彼得!你在干什么?我们的护树罗锅跑了!”格温叫道,然后把她的手帕递给了哈利。哈利把彼得的手用格温的手帕包上。

“一不小心…”彼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远远的传来了下课铃声,彼得卷起画了一半的草图,三人一起赶去上草药课。

“我赌隆巴顿教授也会大谈特谈O.w.ls”格温说。

“我真希望所有老师都别再谈这件事了!”哈利头一次抱怨道。

“哇哦,没想到哈利你也会抱怨这种事,我一直以为你完全不担心。”彼得惊讶的说。

“拜托,我也有好多家庭作业没写。”哈利无奈的说。

“那我们一起写呀!”彼得快速的发出邀请。

“哦,彼!不要告诉我你忘了魁地奇的事,你可是队长,虽然我完全没必要为格兰芬多担心。”哈利说。

“没错,彼得,康纳斯教授的补习你也没去呢!”格温补充道。

“我的老天爷啊!”彼得发出一阵哀嚎。

“哈哈,别担心,我们会帮你的。”哈利保证道。

彼得一把勒住哈利的脖子,“到时候一定把你们打得稀里哗啦。”

不出格温所料,隆巴顿教授一上课就向他们强调O.w.ls的重要性。一个半小时以后,他们又收获了一篇论文。大家排着队返回城堡,彼得饿坏了,他现在只想赶紧吃饭。

“一会图书馆见!”格温冲着哈利说,哈利对他们挥了挥手,走向斯莱特林长桌。彼得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拎起一只鸡腿吃了起来……在吃完最后一个蜜汁布丁之后彼得中=终于吃饱了。格温正心事重重的吃着一块巧克力坩埚蛋糕,她对彼得说:“你看,兰谢尔教授不在。”彼得抬起头,看到礼堂前,兰谢尔教授的位置空着,而康纳斯教授的位置也空着。

“我想我们需要快点搞明白这之间的问题了。”格温吃下了最后一口蛋糕,“走吧。”彼得跟着她一起走出礼堂,和哈利交换了一个眼神,没一会哈利就出现在了他们后面。

“注意到了?兰谢尔不在。”哈利说。

“是的,所以我们更要快点了。”格温答道。

三人走进图书馆,格温轻车就熟的找到《霍格沃茨一段校史》,开始翻阅起来。哈利从书包里掏出羊皮纸,准备写隆巴顿教授刚才安排的论文。而彼得则掏出笔记本,开始编造自己这两天做的梦。

“嘿!”格温突然叫道,“快看这段,‘在98年的战争后,伏地魔被歼灭。学校大部分设施都坍塌了,重建过程中发现了不少通往外界的密道,为了保证学生的安全,密道均被填上。’跟哈代教授说的一样,那里应当被埋了!”

“但现在看来显然没有,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可以查到是谁指使的重建吗?”哈利问道。

“书里完全没有提到。”格温说。

“嘿!万一是某个家伙在埋上之后又把它挖了出来呢?”彼得一边说一边比划

“那么大的动静肯定会被发现的。”格温毫不留情的说。

“哦,那好吧,不然我们哪天去看看?”

“我赞成。”哈利说。

“哦,那也太危险了吧。我是说,你们并不知道那里面会有什么。”格温担心地说。

“那你就不要来了,我和哈利去。”彼得信心十足地说。

“哦彼得!你忘了你还有多少事情要做吗?”格温反驳道。

“要不了多久的,我们这周六就去?那时候大家肯定都去霍格莫德了。”哈利淡淡地说。

“我不管你们了,如果真的要去的话,一定注意安全,我可不希望你们中谁出了差错。”格温最后还是妥协了。

“太好了,那就这么决定了!”彼得高兴的说。

格温写完中午被彼得打断的论文之后就回去了。而哈利和彼得一直待到图书馆关门才离开,彼得在哈利和格温的帮助下解决了不少家庭作业。走出图书馆,彼得突然想起了什么,“嘿,你中午的时候想叫我说什么?”

“啊。”哈利眨了眨眼,“我也不记得了。”

“怎么可能!”彼得伸手要去掐他的脸,却被哈利抓住。

“我想起来了。”哈利晃动彼得的手,“我是想问你感觉怎么样。”

“什么感觉怎么样?”彼得的情商又开始下线。

“拜托,蜘蛛侠先生记忆力这么差怎么伸张正义。”

“呃,我知道了。你说那个呀,感觉,感觉…”彼得终于想起来昨晚的经历,他说的越来越小声。

“哈哈,开玩笑啦。”哈利笑着,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十分耀眼,他又看向彼得,“彼…”

哈利还没叫完他的名字,彼得不知道他怎么了,他径直的亲上了哈利的嘴唇。或者说,撞上了他的嘴唇,他使劲的吮吸了一下,然后慌忙的放开。“呃,对不起。我是说,我喜欢你!”“好啊,我也喜欢你。”哈利说。

什,什么?哈利说他喜欢我?哈哈哈我的老天爷啊!彼得的心里正剧烈活动着——虽然表面上只是愣愣的站着。哈利看着彼得愣在原地的样子,又嗤嗤的笑起来。接着,他大胆的把自己的唇贴在彼得的唇上……

一吻结束,彼得还有点意犹未尽,哈利率先说:“明天见?”

“好。”彼得答。

哈利再次在彼得唇上抹过一下后跑开了。

彼得摸着嘴唇,还有点晃神,殊不知自己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了。彼得转着圈的回到自己宿舍的床上,安稳的进入了梦乡。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