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侏罗纪小面条

可能是个尸系文手……

[虫绿][霍格沃茨AU]巨怪棒打傻巴拿巴挂毯后的秘密03

C3
“啊!”哈利听到了一声惨叫,接着一睁眼就看到了床顶绿色的帷幔,他揉了揉眼睛,撇了撇嘴,说:“洛基你在搞什么?现在才几点啊…”

“凌晨四点。”被问到的人回答道。

这人散着一头黑发,发尾处微微翘起,正在尝试用魔杖给自己穿衣服,显然还有点费劲——衬衫的扣子完美的扣错了。他是洛基劳菲森,哈利的室友,六年级,同时还是斯莱特林的男级长。

“凌晨四点!!我的老天,你为什么不能爬到床上睡觉?”哈利直翻白眼。

“哦,我还没问,昨天回来的那么晚,又跟你的小彼得去哪了?”洛基嘴角一翘,用他欠揍的语气继续说下去,“你一个斯莱特林,天天跟他们格兰芬多的蝼蚁混在一起,干脆住进格兰芬多塔楼吧。”

“要你管。”哈利抓起一个枕头就向洛基扔去,“那你和那个郝奇帕奇金发大胸甜心是怎么回事?”

“我!”洛基接住了枕头反手又向哈利扔去,“跟那个蠢货才没有关系!”

“哟,我怎么那天还看到你们俩……”哈利话还没说完就被洛基用魔杖捅了肾,“哦!上帝作证!”

“我就是上帝!小哈利。”洛基仰起头说道。

“好好好,上帝,那我们能睡觉了吗?”哈利抿着嘴笑起来,露出他颊上两道细长的酒窝。

“我的实验还没有完成!”洛基严肃的说。

这时一只猫头鹰从开着的窗子飞进了他俩的宿舍,“托尔的猫头鹰?”洛基小声说道,但还是被哈利听到了,哈利眼疾手快的抢过那封信,朗读起来:“‘我亲爱的弟弟: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魔杖?我刚刚吃完饭之后它就不见了,想了想那会你在我身旁,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看到它,可是我又没办法去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找你,只好写信给你了。爱你的哥哥’哇哦,爱你的哥哥?看来你俩进展不错啊,还共进晚餐了!”哈利嬉笑着说道。

“闭嘴!小哈利。小心我对你家彼得不客气。”洛基威胁道。

哈利爬下床,看向洛基手上捣鼓的东西。“你绝对无法想象你的脸现在有多红。不过你拿托尔的魔杖干嘛?”

“哦,我只是想跟他开个小玩笑,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洛基继续手上的活,“不如来个恶咒。到时候一定很有趣”说完奸笑起来。

这家伙也太无聊了吧,起了个大早就为了干这个?哈利想。他翻开自己的皮箱,找出一套衣服套上。看了看手表,才五点,干脆去找彼得玩吧,哈利在心中打好了算盘。

“既然这样,祝你恶作剧成功”哈利留下一句话后走出了宿舍。

他从地下室爬上来,清晨的霍格沃茨空无一人,墙壁上画像里的人也都在睡觉,一切都静悄悄的,这时候他隐约听到了的说话声。会是谁?哈利在心中想,不由得有点紧张,攥紧了手中的魔杖。

他到了一层,说话声越来越清晰了,是两个男声。好像是从教员休息室中传出来的,哈利知道偷听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但是原谅他吧,他只是想知道哪两位老师会像洛基一样浪费美好的睡觉时间。想到这里,哈利又为自己宝贵的睡眠时间感到心疼,本少爷本来眼袋就深,这下好了。他正胡乱的想着,不知不觉得已经走到了教员休息室门口,哈利透过门缝可以刚好看清里面的人。他刚把眼睛凑过去就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

哦上帝保佑我,他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教员休息室里的两个人正在接吻,而他们分明就是兰谢尔教授和泽维尔校长!虽然承认了自己不想和泽维尔校长上床,但是亲眼看到自己的偶像和别人接吻也不好受啊!何况那个人还是兰谢尔教授!哈利在心里骂了十几句脏话,然后他听到兰谢尔教授说:“我爱你。”

这也太肉麻了吧?他们又抱在了一起,哈利觉得他有点看不下去了。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一来,兰谢尔教授难道要做对不起泽维尔教授的事情吗?他说了他爱他啊…哈利在心中暴风脑补了一篇三万字的小说。不,不会是这样的。看来他是在密谋些别的,不会是求婚吧…哈利又暴风脑补了一篇五万字的浪漫小说。殊不知他已经盯着门缝里的两人看了好久了。

“埃里克。”泽维尔教授的声音打断了哈利的思绪,“走吧。”

哈利一抬手,手表上时针俨然已经指到六,我的天,我竟然在这里看了这么久,看来不能找彼得玩了,哈利在心里叹了口气

“好。”他看到兰谢尔教授宠溺的摸了摸泽维尔教授的头。真有够肉麻的,哈利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老天,差点忘了他们要出来了,哈利赶紧跑向礼堂,腿都快站麻了,还差点被自己的袍子绊一跤,真是个倒霉的早晨。

一路跑进礼堂,发现只有洛基一个人坐在斯莱特林长桌旁,正在优雅得用刀叉切着一块小羊排。

哈利坐到他旁边,给自己拿了杯南瓜汁。“怎么没和你的小男友一块来?”洛基若无其事的问道。

“要你管。”哈利一想起刚才的遭遇就满头黑线。

“我才懒得管你。”洛基说道。

“你的实验成功了?”哈利随口问道。

“喏。”洛基示意他看向郝奇帕奇的长桌,哈利顺着他的视线果然看到丰盛的菜肴旁赫然摆着一根魔杖。

“你就等着看好戏吧。”洛基邪魅一笑,咽下切成小块的羊排。

哈利耸了耸肩,也准备开始吃早餐。

这时候,兰谢尔教授和泽维尔教授并肩走了进来,哈利瞬间紧张了一下,注视着他俩坐在了礼堂最前的一排餐桌上。他们俩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平静的吃着早饭。

哈利轻轻嗽了下嗓子,咬了一口爆浆巧克力蛋糕,浓稠的巧克力流了出来。嗯…味道还不错,哈利在心中默默的评价道。

身边的洛基一个一个的吃着布丁,老天,他已经快要把面前的一盘堆积的像山高的布丁都干掉了。“你少吃点吧。”哈利顺手拿了个布丁尝尝味道,一般嘛,“小心变成托尔那样。”

“闭上你的小嘴巴。”洛基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你最近话越来越多了。”

什么?我才没有。本少爷向来吐字如金。哈利在心中辩解道。

“……”哈利默默地吃着布丁,没有理他。

彼得走进餐厅的时候哈利早就已经吃完了,他看了看手表,七点半。哈利对彼得挥了挥手,彼得走向他,坐在了他的对面。

“嘿!”哈利看着彼得给自己拿了一块羊角面包,接着彼得说,“睡了个好觉?”

“……”哈利抽了抽嘴角,“也许吧。”说完瞪了洛基一眼。

“也许?那是什么意思?”彼得抬起头,嘴边还有一圈牛奶印。

“哈哈哈,快看,好戏就要上演了。”不等哈利说话,洛基先说道。

“什么?”彼得问道,接着他们看到托尔焦急的走向礼堂里。然后他停在了郝奇帕奇长桌前,接着他拿起放在那里的一根魔杖。

“天啊!是我的魔杖!我说怎么找不见了,一定是昨天落在了这里!”托尔激动地喊道。然后他找了个空位坐下,刚好就在彼得的后面。

“糟糕,你最好叫你的小男友离得远一点。”洛基对哈利说。

哈利猜到了八成会发生什么,但是他还没来及张嘴,就听见托尔说“我真是太想念你了,我的魔杖!”接着对他面前的烤鸡腿施了个飞来咒,结果咒语反弹到了可怜的彼得身上,“卧槽!”彼得感觉突然被一股力量拽了起来,接着手里的牛奶完美的泼了出去,托尔看到彼得在空中翻了个跟斗然后摔在了郝奇帕奇长桌上。整个礼堂的视线都聚集到了这里,托尔惊讶的说:“老天,彼得!吾友!你没事吧?”接着他看了看自己的魔杖“这是我干的吗?”

“兄弟,不然还能是谁?”彼得坐在一大盘苹果饼上,无奈的说。

而一边的洛基和哈利早就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兰谢尔教授和泽维尔校长都走过来了。泽维尔校长赶紧清理了这一片的混乱,兰谢尔教授说:“彼得,先从这该死的桌子上下来,再给我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

“哦,好的。”彼得赶紧跳下长桌。

泽维尔教授走回前排的餐桌,敲了敲酒杯,说:“同学们,继续享受早餐吧。”

而兰谢尔教授则严肃的对彼得和托尔问起事情的始终,托尔说:“我只是想对我的烤鸡腿施个飞来咒,谁知道它会这样。”

“我发誓我一直在吃早饭!”彼得喊道。

“那么请你解释一下你身为格兰芬多级长为什么会出现在郝奇帕奇的长桌上?”兰谢尔教授说道。

“呃,这个…”彼得不知道该怎么说。

兰谢尔教授见他答不出来,开始检查托尔的魔杖。

“糟了。”哈利听见洛基小声说,“他会发现这只魔杖被施了咒。”

“哈哈,瞧你干的好事。”哈利一副事外人的样子。

“有人动过你的魔杖吗?”兰谢尔教授对托尔问道。

“呃,我昨天回到公共休息室之后就发现它不见了,直到刚刚才在桌上找到。”托尔老实的回答道。

“看起来像是有人在上面施了个恶咒。”兰谢尔教授说道。

托尔突然看向洛基。兰谢尔教授皱了皱眉眉头,也顺着托尔的视线看了过去。洛基突然躲进了桌子底下,哈利疑惑地看着他,一抬头,发现兰谢尔教授正看着他。

“奥斯本先生,可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兰谢尔教授说。

什么?都怪洛基这个家伙,哈利在心里把他骂了一溜够。

还不等哈利张嘴,彼得急急的说道:“教授!这件事和他没关系!对吧托尔!”

托尔从疑惑洛基去哪了的思绪中抽身,也附和道:“是啊,教授,绝对不是他干的!”

兰谢尔教授看了他们俩一眼,又看了哈利一眼,说道:“奥斯本先生,紧闭,从今天晚上六点开始,来我办公室找我。”

“什么?”哈利这下傻了眼,洛基这个杀千刀的,这下好了,本少爷还得替他关禁闭。

兰谢尔教授不等他回答就大步走开了。

哈利默默地把洛基从桌子底下拎出来,“你说说怎么办吧。”

“呃,我也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啊,哈利你最好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替我去的对吧!”洛基开始对哈利撒娇。

“你这招对我可没用,本少爷才不替你去。”哈利一把推开他的闪着亮的脑门。

“是吗?那我可把你那天晚上讲梦话叫彼得的事情告诉彼得咯?”

“……我去。”哈利早就在心里把洛基不知杀了多少回了。

距离那天晚上的那个吻已经过去两天了,这天是星期五,马上就到周末了,哈利和彼得还保持着表面上的朋友关系,谁都没有说透。

“哈利,真对不起,我知道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兰谢尔教授太过分了。”彼得对哈利说着,他们正在去上魔法史课的路上。也就是说,他们还要见到兰谢尔教授。“哦,没关系彼得,这不是你的错。”哈利安慰道,要知道,彼得现在用他湿漉漉的棕色大眼睛看着他,活像是一只毛茸茸的大型犬。

哈利没有多解释,只是说并不是他干的,他也不知道是谁做的。

“哦,哈利,我真同情你,兰谢尔教授的紧闭简直是惨绝人寰。”格温说道。

“上帝,我现在最不想听到的词就是兰谢尔!”哈利忍不住抱怨道。

魔法史课的内容和上次一样枯燥乏味,好在兰谢尔没有多说什么。下课后三人便赶着去上接下来的两节魔药课了。

彼得称他昨晚去找过康纳斯教授了,可他那时并不在他的办公室。“后来我本想去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找你,但是怎么进不去,我不知道口令,我已经把能想到的都试过一次了!”

“口令是‘银蛇’,好啦,下次你就可以来找我了,不过记得换一条袍子。”哈利说道。

正说着,他们的论文发下来了,“老天,我竟然只得了个E(良好)!”格温感叹道,然后她侧脸望过来,接着看到哈利得了个O(优秀),“哇哦,哈利,你怎么做到的?”

“本少爷生来聪慧。”哈利高傲地说道。

“真受不了你。彼得,你呢?”格温翻了个白眼。

“呃,我…”哈利看到彼得赶紧把他的那篇论文塞进书包。

哈利一把拿过彼得的书包,翻了起来,“哇哦,A,那是及格的意思吗?”

“是的。”格温抢答道,“不过也不错了,是吧?”

“嗯。”哈利听到彼得回答道。

康纳斯教授没有提起补习的事情,“他是不是忘了?”彼得说。“哦彼得!,那你也要去找他!”格温教育道。

他点评了一下作业,随后开始这节课药剂的学习——增强剂。好吧,努力了一节课后,哈利欣慰的看着自己的药剂变成清澈的碧绿色,彼得和格温也都做的不错,他们一边讨论着O.w.ls的评分标准一边走向礼堂去吃午饭。

他们一起坐在了格兰芬多长桌旁,格温有些担忧地说:“没关系吗?”

“兰谢尔不会管那么多的。”哈利不屑的回答道。他现在一时半会都不想看到洛基那个家伙。

彼得还要赶着去上倒霉的的占卜课,他把整个面包卷浸在汤里一口吞了下去便走了。哈利和他说过再见后解决了他的果冻蛋糕,他和格温下午还有算术占卜课于是也匆匆离开了。

算术占卜真的超级难!一节课下来哈利觉得脑子都涨了,在黑魔法防御术课门口的队伍里遇见了彼得,他说:“蜘蛛侠,今天又做什么梦了?”

“哈利!”彼得喊道。

“哈哈哈,要我说,那确实是个不错的梦。”连格温也加入进来。

彼得瘪了瘪嘴,将魔爪像哈利伸去,哈利一个闪身躲过了然后咯咯咯的笑起来。拜托,上课铃响了。他们拿出《魔法防御理论》规矩的坐到了座位上。

这节课还算不错,对于哈利倒霉的一天来说,应该是,相当不错,他们学习了几个有意思的恶咒,当然,他都施在了彼得身上,哈利承认看着彼得被耍的样子还很有趣。

不过,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哈利想起他六点钟还要到兰谢尔教授那关禁闭,打算赶紧吃点什么填饱肚子。

他们三人在礼堂门口遇到了斯蒂夫,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长。“哇哦,又一个金发大胸。”哈利打趣道。

“彼得,别忘了明天的训练。”他说道。

“没问题!”彼得赶紧回答。哦,忘了说,彼得是格兰芬多的追球手。“伙计,看来明天的行动要改到下午了。”

“没关系,我和格温回去看你的训练的。”哈利说道,“不过我想我得赶紧吃点什么然后去那该死的紧闭。”

哈利胡乱塞了点东西,与彼得和格温道过晚安后走到了二楼,那里是兰谢尔教授的办公室。到达办公室门口,哈利看了眼手表,呼,非常好,五点五十五分。他平复了一下呼吸,敲了下门,“兰……”话还没说完门就开了,兰谢尔教授抬眼看了看挂钟,说:“准时。你的任务是打扫纪念杯陈列室,不许用魔杖。”

好吧,哈利想,不就是打扫陈列室嘛,本少爷可以的。然而他没有料到,那陈列室大概多年没人进去过了,每个纪念杯上都落了厚厚的一层灰。他用抹布擦了起来,很快一桶水都黑了,于是他只好再去盥洗室换水。好几趟以后,哈利累的快要抬不起胳膊了,洛基这个家伙,本少爷造了什么孽要替他受罪啊,他倒是和托尔逍遥去了……

哈利在心里恨恨得想着,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老天啊,这个兰谢尔真是太狠了,为什么泽维尔校长会看上他这样的人?哈利一想起早上无意中看到的一幕就感觉心中一阵恶寒,他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彼得这会在干什么……他又拿起一个巨大的纪念杯擦了起来。

两个钟头过后,哈利还是没有擦完,兰谢尔进来了,哈利看向他,心想,他来干什么?视察工作?兰谢尔开口了,他说:“今天就到这里,周一继续。”

“好的,兰谢尔教授。”或许他应该感谢他让他周末歇息?哈利把抹布扔进水桶,提起桶,虽然他在心里已经把兰谢尔骂了多少回了,但他良好的教养还是促使他向兰谢尔鞠了一躬后才出去。

他揉着酸痛的肩膀,回到了宿舍,一开门,里面的景象吓了他一跳。“彼得?”他惊讶的看着彼得穿着斯莱特林的袍子,“你怎么在这?”

“呃,刚才洛基都告诉我了,他认为你现在不想看到他,所以就叫我过来了…”彼得说道。

哈利上前一把抱住了彼得,开始控诉兰谢尔和洛基,骂到不想再骂后,哈利用他惯有的哭腔对彼得说:“帮我揉揉肩膀,白白起了个大早还落得这样的下场。”

彼得认真的帮哈利按摩着,他说:“真是辛苦我家小少爷了。”

“彼,我困了。”说着哈利打了个哈欠,“我们睡觉吧”

“什…”彼得一下子红了脸。

哈利笑了起来,他拽过彼得的领子赏了他一个吻后,说:“你睡地上。”

彼得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他使劲揉了揉哈利的栗色小脑瓜。“晚安。”

然后乖乖的打了地铺。

哈利才不会承认第二天早上他也是在地上醒过来的。虽然事实就是这样。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