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侏罗纪小面条

可能是个尸系文手……

[虫绿][霍格沃茨AU]巨怪棒打傻巴拿巴挂毯后的秘密04

C4

平静的早晨被彼得的喷嚏打破了,哈利不满的抬起头却跟彼得慌张的视线对在了一起。

“这地板也太硬了吧。”哈利捋了头发说道。

“呃,是啊。”彼得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他昨天不是在床上睡的吗?

“走吧,去吃早饭,别忘了你还有训练。”哈利抢先说道。

彼得只好默默的穿上昨天洛基拿给他的袍子,然后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你还要吹头发吗?我记得你以前每天早上要花一个小时打理头发。”

“拜洛基所赐,本少爷我已经好久没吹过头发了。你没发现它们现在和你的一样乱吗?”哈利说着吹了吹额前的一捋金发。

彼得忍不住揉了揉他的脑袋说:“要不我给你吹吧。”

哈利一挑眉,看得彼得又是一阵心脏狂跳。“我很乐意。”

彼得就这样给哈利当了一早上男仆,举了一个小时的吹风机,彼得觉得胳膊都快断了。两个人又磨蹭了半天才到早餐厅。

“哟,睡得不错?这都八点半了。”格温正在格兰芬多长桌旁慢悠悠的喝着咖啡。

“别提了,地板可舒服了!”彼得开玩笑道。

“咦~~~”格温一脸八卦的看着他俩,“哈利昨天可受累了啊,听说兰谢尔的紧闭可辛苦了。”

“嗯。”哈利轻轻的回应了一下,开始吃他的早餐。只是那面包的胳膊还轻微的颤抖着而已,格温假装没看出来,转而打趣彼得:“斯莱特林好玩吗?”

“格温你今天话不少啊。”彼得好像发现了什么端倪,“一般你只有紧张的时候才会话多,快说说,发生什么啦?”

“呃,什么都没有啊。”格温说。

“不承认就算了。”彼得没再追问,也专心的吃起早餐。

然而他还没吃几口斯蒂夫队长就来催促了,于是他急匆匆的塞下一大口土豆泥后跟格温和哈利挥了挥手就出去了。哈利和格温表示他们一会就出去。

彼得拿着他的银轮3000,这还是哈利二年级的时候送他的生日礼物,跟其他魁地奇队员们站在了场地上

罗杰斯队长身材魁梧,用哈利的话来说就是无脑的金发大胸甜心(洛基:你这是在说托尔吗?)。他正在激动的做着演说:“伙伴们!我们再努力训练三个礼拜就要迎来这学期的魁地奇赛了,我们首先迎战郝奇帕奇,他们也不是好对付的!所以我们更要加强训练,从明天起每天晚饭前训练两个小时!”接着便是阵阵哀嚎,“可是,队长,你不知道我们有多少家庭作业要做!”彼得说道。

“拜托,为了赢得比赛做出点牺牲难道不是很值得的吗?”斯蒂夫认真的说道。

“他说话真像上世纪的老兵,不是吗?”彼得听到哈利对格温这样说道,没忍住笑了出来。显然,其他队员也都听到了。

“你是…?”斯蒂夫回头看向哈利。

“哈利奥斯本。”哈利简单的回答道,“呃,彼得,我和格温在场边看你。”说完拉着格温走向了观众席。

“真的很像吗?”斯蒂夫摸着鼻子自言自语道。

“队长,我想,我们也许该开始了?”彼得问道。

“对,对,没错!各位,各就各位!”接着斯蒂夫放出了游走球。大家都飞上了天空,彼得听到风呼呼的刮过耳边,观众席上的哈利和格温渐渐变成了两个小点,他开始追逐红色的游走球。

一上午就这么练过去了,彼得落到地面上的时候早就累的精疲力尽。他挨了两次游走球,差点从扫把上翻下去,斯蒂夫的守门太厉害了,他费了半天劲也没进几个球。他希望托尔不会也是这样,因为这个金发大胸甜心正是郝奇帕奇的守门员。

哈利和格温走过来,格温说:“干得不错,我们去吃饭!今天有特供的果冻蛋糕呢。”

彼得高兴地跟着他们进了礼堂,斯蒂夫还在后面冲他喊,叫他不要忘记明晚的训练。彼得对他挥了挥手,然后找了个空地坐了下来。他果然看到了格温所说的果冻蛋糕,给自己拿了一个后又给哈利拿了一个。

“谢了。不过你少吃点吧,万一一会看到什么反胃的东西。”哈利提醒道。

“哦,放心吧哈利。说不定从那密道出去是蜂蜜公爵的仓库后门呢。”彼得一口吞下了果冻蛋糕,又给自己挖了一大勺牛肉土豆泥。

哈利耸了耸肩,然后优雅的用勺子吃着果冻蛋糕。

“你可能已经足足吃了十分钟了。”彼得忍不住吐槽道,接着被哈利赏了个白眼。

“彼得,那是因为你吃的太快了。”格温喝了口咖啡,说道。

“好吧。”然后彼得看着哈利慢条斯理的切着一份小羊排。

“你知不知道一直盯着别人很不礼貌?”哈利吃了一小块之后对彼得说道。

“哦,好吧,可是你这样得吃到什么时候啊?”彼得赶紧移开了视线。

“拜托,反正你下午也没有安排。”哈利说道。

“可是,我本来想等我们从密道出来再去霍格莫德看看呢,我已经好久没喝过黄油啤酒了,还有蜂蜜公爵的滋滋蜜蜂糖!”彼得说。

“好吧,如果还有时间的话。”哈利答道,又吃下一小块羊排。

后来在彼得的再三催促下哈利终于解决了他的午餐,格温说约了琴一起去霍格莫德,祝他们成功后就走了。

彼得和哈利慢悠悠的晃到了八楼,两人在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前站定,除了一二年级的小巫师以外,这会大家几乎都去了霍格莫德。彼得掀开挂毯,密道还是上次的样子。“荧光闪烁。”哈利说道,接着他的魔杖尖上亮了起来。哈利走进去,用魔杖照了一圈,四周看起来只是普通的墙壁而已,和他们上次进来时没有什么不一样。彼得也跟在他后面走了进来,“荧光闪烁。”他的魔杖也亮起来,彼得看到哈利已经走向了前面,“有什么发现吗?”

“并没有。”哈利答道。

两个人沉默的往前走,并用魔杖检查四周。

“嘿!看这儿!”哈利突然喊道。

彼得赶紧走过去,哈利正对着一段墙面摸索着,“你看,这里的土。”,哈利指着的地方刚好呈正方形,“它和周围的不太一样,稍微…浅一点。”

“啊哈!没错,一定是新换上的,说不定是秘密机关什么的!”彼得激动地推测着,“让我们来——按一下。”

然后彼得用力的推了推那块正方形的墙面,接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密道突然震动起来,哈利赶紧抓紧彼得,他们对面的墙面动了起来,准确的说,转动了起来,露出了一个可供一个人通过的通道。他俩对视了一下,哈利先走了进去,而彼得紧紧的跟在了他后面。
“哇哦,这都是什么?”哈利感叹道。
展现在他们面前的,像是一个实验室,里面好几个坩埚正在工作着,不同颜色的液体在里面翻滚着。
彼得走到其中的一锅前,坩埚里是一种粉红色的液体,里面散发着……哈利头发的味道?还夹杂着小时候梅姨在院子里种的野花的香味,好像,还有刚做好的牛肉馅饼的味道?彼得在坩埚前驻足了好久,吸着坩埚上方的粉色螺旋状蒸气。
“彼得,你在干嘛?快离那个坩埚远点,那里是高浓度的迷情剂!你会产生幻觉的!”然后哈利使劲把彼得拉开了。
“哦!谢了,哥们。”彼得皱了皱眉,迷情剂?“谁会在这搞这种东西?”
“不知道…”哈利耸了耸肩,“但是你看这个,”——他指向一个水滴状的小瓶子,里面封着一种透明的药剂,“这是福灵剂!”
“呃,那是什么?”彼得不解的问道。
“一种药水,只要尝上一滴就能让你幸运一整天!”哈利瞪大了眼睛。
“哇哦,那真是个好东西。”彼得仔细的看向那一小瓶药水,可惜它看起来并不怎么特殊。
“看来有什么人在这里搞秘密的研究,这里有好多药剂我都叫不上来。”哈利看向四周。
“不会是兰谢尔那家伙吧?”彼得猜测道,“看他一天天那个神秘的样子。”
“不知道。”哈利说道,“搞这些研究的人一定是个精通魔药的危险分子。”
“魔药…总不会是康纳斯教授吧?”彼得想起那个胖胖的,平时有点神神叨叨的教授,怎么想都跟危险分子连不上。
“反正可以肯定的是,不管这个家伙是谁,他一定在学校里。”哈利确信的说道。
“那我们赶紧走吧,然后告诉格温!她肯定会很后悔没和我们一起来。”彼得兴奋地说道。
“好。”哈利回答。
然后他们二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这个秘密实验室。彼得按了一下那个正方形的机关,隆隆的震动声下,石墙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荧光闪烁!”
两根魔杖亮起来,黑暗中,两人走向了回去的路。
“哇哦,这真是个伟大的发现!”彼得忍不住感叹道。
哈利在魔杖的亮光下看了看手表,“天啊,现在已经四点钟了!想不到我们在这里待了这么久。”
“哦!我们还要去霍格莫德呢!”彼得说道,“要不是我催着你吃饭的话现在可能会更晚。”
“本少爷就是吃饭慢。”哈利高傲的仰起头。
“好吧,你说啥就是啥。”彼得真是服了这位小少爷。
两个人绊着嘴马上就走回了密道口,哈利掀开挂毯,发现格温正在有求必应屋前焦急的转着圈。
“嘿,格温!”哈利赶紧说,“你怎么在这?”
彼得听到了哈利说的话,也说道:“你不会相信我们发现了什么!”
“哦!你们终于出来了,霍格莫德出事了!泽维尔校长中毒了!”格温喊道。
“什么?”哈利说道。而彼得则愣在了原地,这才一下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刚才我和琴在三把扫埽,泽维尔校长也在,我们亲眼看到他喝下黄油啤酒之后就晕倒了!然后兰谢尔教授把他抬到了校医院,现在大家都不允许离开公共休息室了!”格温一下子说出一大堆话,“你们俩迟迟不见身影,我就偷偷跑来找你们了。”
“又是兰谢尔,真的不是他下的毒吗?”彼得攥紧了拳头说道。
“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泽维尔校长和兰谢尔都在校医院,哈利你也赶紧回休息室吧,一会院长检查发现你不在就不好了。”格温补充道。
“好…”哈利给了彼得一个坚定的眼神后就跑下楼去了。彼得和格温也赶紧走向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
“米布米宝!”格温拉着彼得钻进了肖像后面的洞,彼得隐约听见胖夫人说:“现在的年轻人啊……”
他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像马蜂窝一样。盘旋着这两天经历的新奇事,先是哈利主动亲了他,然后恰巧听到兰谢尔和哈代教授密谋着什么事,接着又发现了密道里的实验室,就这么几个小时的功夫,泽维尔校长就中毒了。彼得越来越觉得不对,这不会是兰谢尔和哈代教授所要做的行动吧。而泽维尔校长还不知道这回事,如果哈利不去的话,我得去提醒他,注意身边的人!
彼得跟格温说:“我要去校医院,如果兰谢尔来了,记得帮我开脱!”然后只留给格温一个背影就跑开了。
“喂!”格温还没张开嘴,彼得就没影了,“这家伙真不让人省心。”
彼得一路跑到校医院,在门口扶着门框喘着气。他往里探头一看,看到了令他不敢相信的一幕:泽维尔校长躺在病床上,床尾站着的那个人分明就是康纳斯教授!他的手里拿着一小瓶不知名的药剂,彼得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他要做什么?彼得在心中问自己,难道给泽维尔校长的黄油啤酒下药的人是他?接着他看到康纳斯教授将那一小瓶药剂注入了注射器中,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他说:“哈哈,泽维尔,你也有这样的一天。”
彼得几乎在心中尖叫起来,他应该怎么办?那注射器的针头就快要扎进泽维尔校长的动脉里了。就在这时,彼得的背后突然响起熟悉的低沉嗓音:“彼得帕克!可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是兰谢尔,他的声音里压制着怒火。
彼得吓得差点整个人跳起来,“呃,教授,我……”然后他看向校医院里,兰谢尔的声音太大了!康纳斯教授一定听到了。可是他探头一看,发现康纳斯教授不见了!彼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刚刚还站在那里啊,难不成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帕克?”兰谢尔教授不耐烦的叫道。
“啊!奥!教授…我只是想来看看泽维尔教授。”彼得转念一想,兰谢尔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这也太巧了吧,难不成他是同谋?彼得暗自决定不把刚才看到的一幕告诉兰谢尔。
“帕克,你是级长,不用我提醒你吧。在学校的危机时刻你最应该带头听从教师指令!现在给我赶紧回那该死的公共休息室待着!”兰谢尔生气的说。
彼得瘪了瘪嘴,他才不会乖乖回格兰芬多塔楼然后无助的躺在他的床上却无法知道事情的进展。于是彼得跑开了,实际上他盘算着到斯莱特林的地下休息室去,反正哈利告诉了他口令。他要尽快把刚才看到的一幕告诉哈利,如果不快点的话,泽维尔校长可能还会有危险!
彼得又一口气跑到地下室:“银蛇!”他喊道,随后他爬进了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面的斯莱特林们都一脸异样地看着他,好像他脸上有什么东西一样。彼得有点愣住了,他可没想到是这样的迎接场景。
“哟,哈利,你的小彼得来找你了。”倚在一座柔软的绿色沙发座里的洛基发话了。
接着彼得看到哈利从另一把扶手椅上站起来,狠狠地踢了洛基一脚,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酒杯,里面盛着小半杯薄荷香柠(我也不知道是啥,也许是一种饮料吧),向彼得徐徐走来,他开口了:“彼,什么事这么着急?”
“十万火急!”彼得顾不了周围人的目光了,“嘿!”彼得感觉到哈利掐了下他的腰,“到底怎么了?”一把拦过哈利的腰把他架了起来然后向男生宿舍走去。
彼得把哈利放在他的床上,关上门之后开始叙述他刚才所见的一切,讲的他口干舌燥。
“真没想到,所以康纳斯是那个恶人?”哈利揉了揉下巴,“但是他怎么会消失呢?学校里不能幻影移形,他也没有隐身衣。”
“万一他有呢?”彼得说道。
“不会,隐形衣一直是波特家的后人传承。”哈利又喝了一小口他手中的薄荷香柠水。
“能给我来一口吗?”彼得问。
哈利不由分说的吻上彼得的唇,然后将口中还没咽下去的饮品渡了过去。彼得可没想到这样的一幕,他一下咽下去,差点呛到自己。
“有没有可能,他是个未登记的阿尼马格斯?”哈利平静的说道。
“呃,也许吧。”彼得还没缓过神来,哈利是怎么做到面不红心不跳的?
“那你今天还回去吗?”哈利接着问道。
“呃,当然了。”彼得想抽自己,他在心里叫嚣着要留下来,“一会儿兰谢尔回去发现我不在他会砍了我的!”
“那好吧,不送。”哈利看着他的眼睛回答他。
彼得被哈利盯得有点慌神,他缓缓的退出哈利的房间:“晚安!明天见!”然后在一堆斯莱特林的注视下钻出了地下休息室。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