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侏罗纪小面条

可能是个尸系文手……

[虫绿][Parksborn]夜未央

代驾!Peter x 客人!Harry
一发完
(莫名的觉得格温ooc了)



“你确定你不要干脆翘掉这节课?”在彼得再次打完一个巨大无比的哈欠后,格温继在地铁上、校门口之后第三次说出这句话。虽然这时候他们已经到了教室门口。
“不。”彼得使劲揉了把脸,坚定的吐出这个字。
要知道,他昨天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不不不,当然不是熬夜搞研究。这都是因为彼得找了个新兼职——代驾。
是的,代驾。这是一个简单的活,你只需要有一张驾照和不太差的脾气,毕竟你要接待的客人都不大清醒。
彼得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胜任这项工作,昨天是他第一天上路,工作时间是从晚上十点开始到隔天早上三点。他马不停蹄的载着客人穿越了大半个纽约城,其中有为了宣泄工作压力的白领,也有出门应酬的中年大叔。不过最可怕的还要数结束派对狂欢回家的少女们。老天啊,彼得的耳朵里充斥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聊天声。她们折腾的架势差点使彼得把车开上马路牙子,他真怕下一秒一个姑娘就要扯下自己的胸罩在空中狂甩——虽然也差不多了。
好容易干完这最后一单,太阳都快要升起来了。虽然这一晚收益可观——比在便利店打工的时候多多了,但是再过上几个小时,彼得就应当坐在教室里听第一堂课了。于是他赶紧回到家,看到床就扑了上去……
几乎才过了几分钟,彼得就听到了恼人的闹铃声,随后他就在前往学校的地铁上偶遇了格温。

在听完彼得的叙述后,格温对这份工作感到十分不靠谱,作为彼得帕克唯一的好朋友,格温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提醒彼得。
于是在接下来的八十分钟内,格温不断的在彼得耳边叨唠半夜驾车、缺乏睡眠的危害,搞得彼得脑子乱哄哄的。
“拜托!你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格温生气的用笔尖戳在了彼得的大腿上。
“哦!格温,这很疼!”彼得被格温戳的差点站起来。
“对不起!但是你就没有想到过会遇到难缠的客人趁你神智不清的时候强、奸你?”格温咬牙切齿地说道,特意夸张了强奸二字。
“这可是二十一世纪格温,我是做代驾,又不是代睡。”彼得无语地说道。
“我还不是为了你守护了二十年的童贞着想。”格温翻了个白眼。
“……”我真谢谢你啊,彼得在心中默默念叨着。不过他可不敢说出来。

一天的课很快就结束了,彼得中午爬在饭桌上补了一觉后感觉好多了。
“精神抖擞的我又回来了!”听到这句话后格温再次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彼得都怕她一下子翻猛了昏倒在地。
不过彼得可不打算听格温的,好容易找到的兼职,他可没钱付毁约的赔偿金。
于是当晚九点,彼得坐上了今天第一个客人的车子。好的,纽约好司机彼得帕克为您服务。
车子停在了曼哈顿,彼得下了车,手机很快响了起来。新的订单!彼得眼疾手快的接了下来,对方的地址就在……马路对面!彼得抬眼一看,马路对面停着一辆大红色的保时捷,在黑暗中也十分明显。同样明显的便是保时捷的主人头上的一抹金色,那一定是他的客人了。
看起来就像个富二代,彼得过马路的时候想到。等他站在这个闪着金光的脑袋前时,彼得更认定了这种想法——还是个烂醉的富二代。
他对着富二代挥了挥手机。
“先生?”见没有回应,彼得出声问道。
操。
少年看向彼得的那一刻,彼得的心中只剩下这一个字了。
透过金发少年的眼睛上蒙着的一层水雾,他有点浑浊的蓝眼睛无神的盯着彼得的脸。而当彼得看到少年玫瑰色的双唇间两排闪亮的完美牙齿时他心中竟泛起一种想去狂吻他的难以抑制的渴望。*
少年看了他一会儿从兜里掏出了车钥匙,抛给了彼得,彼得双手虔诚的接住了它,然后为少年打开了双座跑车的车门。
“先生怎么称呼?我是彼得帕克。请您系好安全带,如果有什么不适可以随时和我说。那么我们去哪?”彼得流利的背出了他的开场白。回答他的却是沉默。
“先生?”彼得无奈的再次问道。这小家伙显然是喝高了,这可怎么办。谁知就在彼得犹豫不决的时候,少年突然开口了。
他说了一个单字,声音软绵绵的,鼻音很重,好像感冒了。
“什么?”原谅他吧,彼得光注意客人好看的脸庞了,完全没听到他说的内容。
少年不满的皱起眉头,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回、家!”
我哪知道您家在哪啊……这下糟糕了,彼得心想,自己的零失误业绩就要毁于一旦了,快做点什么!
“你开不开啊?”少年有点不耐烦了,他眯起了好看的眼睛。
“我……”彼得硬着头皮踩下了油门,“开。”
彼得漫无目的的向前开着,少年也不闲着,他拨弄着车上的广播,终于调到了满意的一台,歌声在车子中回荡着。

“金迷纸醉,杯酌换盏,迷人芬芳。仲夏夜茫,七月未央。”**

少年靠在椅背上,将胳膊撑在中间,靠向彼得这边,但却终究隔着一段距离。他随着音乐低声吟唱着。

“纵情时光,华灯初上。我们嬉戏追逐,童稚之心难藏。”

突然,彼得感觉肩上一沉,原来是少年将脑袋搭了上来。彼得差点一脚踩下刹车,但是他的心却是咚咚咚的跳个不停。哦!振作点彼得帕克,他只是个陌生人,你们才见面不到十分钟。他喝醉了!而且你们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一次了!他在心中对自己吼道。
也许是心里建设给了自己勇气,彼得将跑车停靠在了路边。
“喂——”彼得抬了抬肩膀,“先生!”
少年缓缓的抬起头,说道:“哈利。”
“什么?”彼得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哈利。你可以叫我哈利——我的名字。”少年回答道。
老天,他竟然可以说一句这么长的话。
“那么,哈利,你家在哪?”彼得开始打苦情牌,“你看我们看起来差不多大,这都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当代驾也不容易,明天一早还有课上。你可能不会理解我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就为了赚你们一天花出去的钱的零头。但是我真的很需要钱,因为……所以快些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好送你回家,然后继续接送其他人。”
“……不要。”哈利说道,然后将自己金色的脑袋戳在彼得胸前,“不要接送其他人。”
“哈?”
“你叫什么来着?”哈利忽然问道。
“彼、彼得帕克。”彼得手心开始出汗,他、他不会要告我吧。
“好,彼得。”说着哈利的胳膊缠了上来,“当我年华不再,容颜老去,你是否会爱我如初,直到天长地久?”
哈利如梦如幻般的念出了刚刚的歌词,真是该死的性感。彼得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快做点什么!彼得!
左肩膀的小天使和右肩膀的小恶魔出现了,小天使说道:“快说你会!彼得!然后亲吻他漂亮的嘴唇!”
小恶魔却说:“大笨蛋彼得帕克,快问他他家在哪里!你可是零失误的纽约好司机!”

哦!去他妈的零失误。小恶魔和小天使瞬间灰飞烟灭,彼得省去了回答直接堵住了哈利的嘴巴——就像自己一见到哈利时就想做的那样。要知道,这可是彼得二十年人生中的第一个吻,他从没亲过或是被别人亲过。
哈利的手指插进了彼得纠缠在一起的棕发里,彼得感受到了哈利的回应,加大了亲吻的力度,哈利主动的张开了嘴,彼得用舌头刷过哈利整齐的完美牙齿,那感觉凉飕飕的。接着他们的舌头碰在了一起,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彼得觉得自己无法思考了,他只想要更多、更多。
彼得松开哈利之后,两个人都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他们大口的呼吸着,哈利突然大笑了起来。
“彼得、帕克?”他笑着说道。
“你这个小娼妇!”彼得也不管对待客人的礼仪标准了,毕竟他已经用舌头狂甩过这位客人的嘴唇了。
“哦!你这个下流的小混蛋。”哈利不甘示弱。彼得从没听过如此好听的骂人话,只是因为这出自哈利之口。
“好吧,我是。”彼得举手投降,“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家在哪里了吗?”
“嗯哼。”哈利缓缓的点了点头,“去你家吧。”
什么?彼得顿时感觉肾上腺激素狂飙,这进展,也太快了吧。
见彼得不回答,哈利用手指在彼得的衣服上画着圈。
“好……”彼得看着哈利头顶的发旋终于挤出了这个字。
听到这个字后,哈利放心的坐了回去,又看了彼得一眼,闭上了眼睛。

彼得开着车,心脏自刚才开始没有减慢的快速跳动着,车里还放着歌,心跳声仿佛伴奏中的鼓点。
哈利则把头歪在一旁的玻璃上,他平稳的呼吸着,好像睡着了。
恍恍惚惚间,车子已经停在了自家门口,彼得熄了火,看着熟睡的哈利犹豫了一会儿后叩开了车门。他绕到另一侧,一手拉着车把手,一手扶着哈利的肩膀,直到把车门彻底打开。
他静默了几秒,弯下身子,以一个公主抱小心翼翼地将哈利抬了出来。哈利在彼得怀里稍微挪了挪位置,把头戳在彼得的胸前,头发搓的乱七八糟。
看着怀里的可人,彼得在心里叹了口气。腾出一只手锁上车后便走进了家门。

梅姨早就睡下了,彼得尽量悄悄的走上楼梯,但还是发出了一点声响。希望没有吵醒他们二人中的任何一人,他默默的想着。走进自己只能用一团糟来形容的房间后,彼得把哈利放在了还保存着早上起床时的原样的床上,然后快速的将几条散落在外的内裤扔进了卫生间的洗衣筐。
呼——他长舒了一口气,好在哈利没有醒着看到这一切,不过他好像本就不大清醒,自己明天该如何同他解释呢?
这真是个难题,彼得挠了挠头发,粗暴地将牙刷捅进了嘴里“——哦!该死!”太大力的结果就是他磕到了自己的牙。又抹了把脸后彼得走出了卫生间,坐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细细地端详着哈利的睡颜。不出一会儿,他便也将脸埋在了胳膊里睡着了。

“啊——”彼得一睁眼就感到了剧烈的肌肉酸痛,他发出了一阵呻吟向后仰了过去,自己的身上发出了清脆的“嘎嘣嘎嘣”声。
彼得一手扶着腰,一手撑着床沿站了起来。他看了一圈四周,搔了搔头,床铺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连哈利的人影都不见。
他……自己走了?什么?彼得感觉有些惊慌失措,像是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赶紧换上衣服一路跑下了楼梯,边跑边喊道:“梅姨!你有没有看到哈利出去?我是说,一个金色头发的男孩子。”
“哦!彼得,你醒了。吓了我一跳。金色头发的男孩子?奥,是有!他刚刚才走,说是你的朋友,昨天太晚了迫不得已才留宿在这儿,他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说到底,你昨晚去哪了……”
刚刚才走?来不及听完梅姨说的话,彼得穿着拖鞋就跑出了家门,他听到梅姨在背后生气地喊着他的名字,可他顾不了那么多了。
哦不!他在心中大叫着,早晨的街道异常安静,红色的跑车也不见了,一切都像往常一样……
彼得落魄的回到了家中,梅姨还在询问着他怎么了,彼得简单的说了两句没事便拎着书包和三明治走了。

到了学校之后,他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的学生卡不见了!这下糟了,他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便是昨天不小心落在了哈利的车上。
“嗷——”彼得发出了一阵哀嚎,接着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后背。是格温。
“彼得!”格温惊讶的说,“你怎么了,一大早的?不会真的被人……”
“不!你不懂,这太复杂了。”彼得失落地说道。
“老天,我就知道一定会这样的!不要伤心,要知道,这些东西总有一天会没的嘛。”
“不是……我只是把学生卡落在了客人的车上。”彼得无语地说道。格温这家伙想哪去了。
“我还以为怎么了,大惊小怪。”格温翻了个白眼,“给客人打电话啊。”
“可是……”
“可是你的客人一不小心上了你?”
“该死,不是!我们只是……”
“只是没忍住搞了一下?”
“我们只是亲了一下!之后他便睡成一滩死泥,而他在我家留宿一晚后竟然就那么无声无息的走了!”
“哦!他!我就知道你……”
“这不是重点!”彼得快要用吼的了。
“好吧好吧,好吧。”格温举起双手,“那么?”
“我不知——嘿!那个人是谁?他长得好像……”
“哈利奥斯本呀!你竟然不知道,他可是咱们学校的风云人物。”看着从远处红色保时捷上下来的人,格温说道,“你觉不觉得他向我们这边走过来了?”说完后还像后看了看。
“呃,他一定是冲着我们来的。”彼得不等格温提问便走上前去。

“嘿!”哈利率先说道。他换了一身衣服,头发也梳理整齐了,眼睛上的水雾褪去了。唯一不变的便是他玫瑰色的嘴唇。
这次彼得没有犹豫,在周围人的惊呼中,他抬高了哈利的下巴,准确的,吻了上去。




End







格温:“所以这就是你的客人?”
在终于弄懂了一切的来龙去脉后,格温在食堂里问道。
“似啊。”彼得塞了满嘴的三明治,含糊地说道。
“真有你的……”格温仍然处于震惊状态,看着正坐在自己对面的哈利。而对方的目光则一刻没有从彼得帕克那家伙身上挪开过。



*:她看见他那玫瑰色的双唇间两排闪亮的完美牙齿时,曾泛起过想狂吻他的难以抑制的渴望。——《霍乱时期的爱情》
**:“young and beautiful”歌词



















评论(15)

热度(45)